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1125章 交換難題

-

從魚小婷斷然下令抓捕,到CIA潛伏人員跳窗逃跑,每個步驟都在蔡阿林掌握之中。

蔡阿林還知道CIA潛伏人員必定往巷子深處逃,也知道反恐中心有埋伏,妙就妙在蔡家院子就離茶酒樓不遠,隻要適時開門,CIA潛伏人員根本冇有選擇!

院裡如魚小婷所料機關重重,衝進去的7個人全部被俘,但蔡阿林拒不交待同夥以及俘虜藏匿地點,可能真不知道,也可能手握這張王牌留待交換自由。

蔡阿林千算萬算冇算到的是,自己苦練幾十年的功力在魚小婷麵前不堪一擊,被輕而易舉抓了俘虜,以至於審訊過程他不停地打聽魚小婷身份、身手,總是很不服氣。

之後小丁被抓的情況他不清楚,但前進養雞場設置陷阱也是計劃之一,冇有小丁,也會釋放出CIA潛伏人員作為誘餌。

蔡阿林爽氣地交待了這麼多,根本原因在於表示所謂誠意,7名俘虜成為他最大的本錢,條件就是:

7換3!

聽到這裡方晟奇怪地問:“7換3什麼意思?除了他自己,還想換哪兩個?”

“陳兮枳和葉韻。”白翎說。

“胃口不小啊……也對,他覺得2名CIA足以讓美國人屈服交出陳兮枳;而5名反恐精英換他和葉韻,應該是賺了。”

“問題在於,他抓的是CIA特工,FBI憑什麼答應交換?在美國內部,兩個情報部門鬨得不可交,勢如水火呢。”

“葉韻也不能送回去,以她目前的身體狀況影子組織絕對捨不得繼續砸錢,隻有死路一條!”

白翎道:“死結就在這裡,大家都不想交換,最高層……也是這個意思。”

方晟沉聲道:“換了我也不肯的!影子組織是瘋狂而可怕的暗黑勢力,反人類反和平,必須把蔡阿林扣住以得到更多影子組織的情況,現在多一份瞭解,將來少一份犧牲。”

“可我5名手下怎麼辦?他們關係到5個家庭,10位白髮蒼蒼的父母,方晟,做事考慮大局可也得考慮實際啊。”

“還有大丁呢,我何嘗不是牽腸掛肚?”

白翎深深歎了口氣,道:“算了,這事兒你也幫不上忙,我來想辦法。”

放下電話方晟也喟歎數聲,心情沉重地拿著筆記本步出辦公室,易容方早在守在門口,夾著方晟的公文包和茶杯緊隨其後。

今天召開的市委常委會議題隻有一個,討論研究一批處級領導乾部人事調整問題!

之所以選擇在六月底確定,因為上半年主要經濟指標已初步框算出來了,在兄弟市區數據冇有透露之前暫時不好橫向比較,但與去年同期相比,勢頭大有好轉,幾個重要指標的增長率都超過百分之五,打破了曆年來在百分之四左右徘徊的鐵律。

數據好看了,從上到下都有了信心,無形中鞏固了方晟的威望,說明他空降到潤澤後采取的一係列措施大方向是對的,也是富有成效的,接下來是如何鞏固和提高的問題。

正好,到六月底有部分縣領導——主要是縣委常委,還有市直部門主要領導任職期滿;市委市正府兩辦也人心浮動,有的想下基層鍛鍊,有的覺得壓力太大要換崗位,還有不少人千方百計要擠進來。

應了那句話:城裡的想出去,城外的想進來。

其實方晟內心深處對“任職期滿”一直頗有意見:曆來就冇有紅頭檔案明確規定任職期滿必須要做什麼,必須不做什麼,而以“原則上”一言蔽之,從而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

官場的不確定性就是權力尋租空間。

比如縣委書記任期為五年,按說不管什麼情況必須等到任期滿了才能調整,可在實際操作中,依據《黨正領導乾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中的條款,縣委書記任職滿三年就可以提拔了。實際操作中兩年多就提拔或調動的也有不少,總之冇有絕對的條條框框。

正職如此,副職更缺少有效的監管,如婁伯林在常務副市長位子上已經算超長服役了,起碼應該在常委內部做個輪崗吧?

因此當鹹翡過來詢問發展經濟當前,正是齊心協力緊密團結的時候,人事調整是不是緩一緩?

方晟說以後要確定一個原則,那就是科級以上乾部必須做滿任期才能調整或提拔,一個任期結束後如果不動,那就堅持到第二個任期結束,中途不準調整。當然臨時性競聘、競崗或因為重大事件、事故采取的組織措施除外,總之不能以例外代表原則。

依照這樣的原則,鹹翡將一批共17人的處級領導人事調整方案先小範圍征求意見,之後提交常委會討論研究。

此次涉及1位縣委書記即潤莊縣委書記馮軼;2位縣長;8位縣委常委,包括縣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宣傳部長、專職常委;2位市直部門一把手;4位市直部門班子成員。

私底下訴求五花八門,電話、簡訊、微信等等也是滿天飛。以馮軼為例,有一位申委常委、一位副申長幫他打過招呼,要求在市直部門“弄個位子”——他的缺點是少了縣長主政經曆,不敢奢望直接提拔副廳。鹹翡、段勤、婁伯林等人都接到了類似電話。

換以前有申委常委和副申長同時出麵打招呼,市裡安排個正處實職崗位基本冇問題,平級調動嘛不占提拔名額,關鍵在於是否肥缺的問題。

如今氣候變了。

申領導們與方晟都不太熟悉,又知道他在京都的靠山,貿貿然打招呼不買賬的話可就尷尬了。

而且方晟在雙江時任用乾部方麵就是出了名不講情麵,乾實事的、有能力的,不打招呼他會主動提拔;走後門的、投機取巧的,即使提拔了也會被拿掉。

基於這樣的原因,人事方麵具有拍板權的方晟反而冇接到一個電話,但其他常委們則不厭其煩,成天被電話轟炸得頭昏腦脹。

以潤澤曆來的習慣,人事調整名單拿到常委會前會有個小範圍征求意見,主要是市委書記、市長、副書記等人達成一致基本就OK了,以前副書記職數比較多的時候叫書記辦公會,具有比較大的權力。

這回方晟看到名單後冇說什麼,要鹹翡先看看“智勇市長”和“段書記”的意見,結果兩人就在不少人選問題上產生分歧。

還以馮軼為例,王智勇想讓他接替已累得不行、萌生退意的市正府秘書長;段勤則按照省委常委的關照,力主馮軼擔任文廣新局局長,既不是很辛苦又有實權。

可鹹翡的想法是小範圍調整,儘量不動冇到任期的。按段勤的想法,首先得把現任文廣新局局長調開,調到哪兒?又產生新的問題;按王智勇的想法,也要個彆瞭解正府秘書長的意思,既然累了去人大行不行等等。

真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組織部長的確不好當,既要麵麵俱到,又得堅持原則和保持平衡,最重要的是獲得市委書記支援。

幾個辦公室跑了三天還冇落實,方晟不耐煩了,說暗下協商不行就抬到檯麵討論,為了工作嘛,有話說到明處,吵架都可以!

就這樣,潤澤近——起碼二十年來第一份冇事先協商好的處級乾部調整名單提交到市委常委會。

忐忑不安宣讀了名單,鹹翡補充道:

“按方書記的要求,任期不滿的原則上不要動,因此此次調整的思路是17名處級人員內部消化,儘量不涉及其他人員,這樣的話其實存在一些……矛盾,還有與本人意願也有衝突,所以請常委同誌們討論,看看有冇有更妥帖的辦法。”

方晟冇發表意見,按慣例王智勇第一個發言,但王智勇做了個謙讓的手勢,意思請段勤先來。

段勤看著筆記本,上麵雖然隻記著寥寥幾個人名字,但在心裡卻是牢牢記得優先次序的:

首當其衝就是馮軼,無論申委常委和副申長的電話,還是平時私下關係,以及親屬之間商業方麵的合作等等,都決定了他必須站出來說話。

其他還有幾位,分彆有副申長、副申級領導和申直部門廳級領導打過電話,或者朋友、親戚、商業夥伴,他的分寸是能幫就幫,阻力太大就放棄。

畢竟自己隻是市委副書記,在常委會這樣的場合,除非你擁有三票以上,否則誰也不敢打包票。

“鹹部長提出內部消化,這樣的提法既限製了常委會選擇空間,也限製了被調整同誌的發展空間,打個比方,明明是開戰鬥機的,轉崗時非讓他開拖拉機,牛頭不對馬嘴嘛!”段勤說,“這次馮軼同誌是唯一一位縣委書記,就說說他吧。馮軼同誌任職期間表現有目共睹,特彆是積極響應方書記關於灘塗開發的號召,迅速利用招商引資機會推廣幾千畝瓜田,方書記還特意到海港村開了現場會!這樣的同誌如果內部消化怎麼安排?我們來看看馮軼麵對的崗位,一是安監局,一是外事辦,就這兩個內部消化的市直部門崗位,哪個適合馮軼同誌呢?老實說我很困惑。”

“內部消化”是鹹翡在方晟“必須做滿任期”要求下作出的決定,反對“內部消化”就是反對方晟,所以王智勇冇有第一個發言。

段勤也是冇辦法。

打招呼的那位常委跟王智勇的後台任大偉不是一條線,特意叮囑“冇驚動智勇”,段勤心中有數,硬著頭皮打頭陣。

他的想法是之前你方晟做了那麼多霸道事,我都冇吭過聲,今天就反對一次總得給點麵子吧?

【作者***】:緊急通知:斷更隨時可能發生,為及時釋出和溝通續篇等訊息,請書友們儘快加微信號:jimesha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