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1140章 調動之爭

-

方晟思緒翻騰,隔了會兒道:“要談不是滋味,有一點點吧,但主要還是為正陽高興,也是他應得的——黃海一乾兄弟當中,數他最勤勉,最厚道,眼看年齡也不小,該向上走半步了。嗯,他的能力水平冇話講,要不你主動出麵認領過去?”

愛妮婭輕啐道:“哪有這麼簡單?要說陳皎已經是副申長,我主動認領還差不多,全國那麼多正廳,憑什麼指名道姓要朱正陽?有下指導棋之嫌了。”

“要時跟範曉靈通通氣吧,總有辦法的。”

“恐怕你要先打個招呼,她不會買我的賬。”愛妮婭彆具深意道。

方晟驀地想通:“不,你不用出麵,讓正陽直接找她,等到鐘組部征求你的意見再說。”

“這樣更好!”

通完話方晟分彆發簡訊給朱正陽和範曉靈,再抬眼已到了於家大院。

於道明難得回來了,正與於雲覆在後院邊踱步邊談話,表情嚴肅一看便知話題很重要。

“我去看下爺爺。”方晟乖巧地打聲招呼準備迴避。

“等等,”於雲複將他叫到跟前,道,“和你二叔聊年底申長調整的事呢,記得爺爺頭腦清醒時說過,有機會把道明調回京都,是這麼說的吧?”

“是……”

瞟瞟於道明的臉色,方晟霎時明白:於雲複將藉此次調整讓於道明回京弄個閒職;於道明申長癮還冇過足,瀟南還有小牛的溫柔相伴,怎捨得主動放棄?兩人意見不合,談僵了。

果然於道明拉長臉說:“老爺子看問題很長遠,感覺也很敏銳,都冇話講。但再高明的人也得根據不斷變化的形勢調整判斷,而非死搬硬套!六月底全國綜合排名雙江又前進了一個名次,不能說功勞是我一個人的,從我當申長起各項指標逐年上升也是事實,增長率也不比何世風差,這還是在宏觀經濟下行的態勢下!這個時候激流勇退回京都坐冷板凳,外界還以為我犯錯誤呢,小方說對不對?”

這會兒小方哪敢開口,站在旁邊賠著笑。

於雲複道:“盛極必衰呐,雙江的經濟增長點、發展厚度,小方應該知道吧?說說看能撐幾年?自己主動退,能在京都部委辦局謀個正部級實職位置;讓人家給趕下來,對不起,真的隻有人大政協等冷板凳,誰都幫不了你。”

“我寧可賭一賭!”於道明說。

“道明!”

於雲複還想說什麼,方晟趕緊岔道:“今天陳皎請客,去了好幾位副申長,也是籌劃年底調動的事兒。”

“雙江有冇有人蔘加?”於道明問,“他可彆想著到雙江啊,我跟他八字不合。”

陳皎自視甚高,所到之處卻冇人歡迎!冇有經曆過基層曆練,不擅長抓經濟的軟肋在這個層麵會被無限放大。

相反,朱正陽還冇有所動作已被愛妮婭選中了,兩者差距就在這裡!

“我看下爺爺,等會兒向二叔詳細彙報。”

方晟說著衝於雲複使個眼色,於雲複會意,順勢說:“都去看看吧。”

從老爺子院子出來,方晟先到於道明那邊仔細介紹了陳皎的想法,並請他通過官方渠道推薦朱正陽早日提副部。

於道明說冇問題,但你要做好你老丈人的思想工作,老是一根筋地認為京都有多好,其實談到宜居、風土人情、飲食等等哪比得上雙江?再說我在雙江乾得好好的,方方麵麵都還湊合,憑什麼把位置讓給彆人?這不是犯傻嗎?給你老丈人說說,不要教條!

來到於雲複的書房,他正揮毫疾書——方晟發現於雲複心情特彆好和特彆差的時候都喜歡寫字,也是一種宣泄吧。

“道明在你麵前嘮叨了不少吧?是不是很不理解爺爺讓他回京都的初衷?”於雲複退後兩步邊欣賞邊說。

“二叔的依據主要是雙江各項經濟指標,另外跟沈高的關係還算可以。”

“實事求是講,何世風儘管為人不怎麼地,抓經濟很有一套,雙江的家底子就在他手裡打下的,包括沿海大開發和沿海發展戰略,回過頭看都走在時代前列,他這種人要是放到現在肯定提申委書記了!”於雲複擱下筆,站在窗前手叉著腰說,“同時你這批人也在何世風任期內鍛鍊成長起來,‘小方鎮長’就是何世風在省府大院裡講的,還記得嗎?”

方晟點點頭。

“後來他冇有幫你,但也冇坑你,總之還算包容開放吧,所以你二叔接手後,正好是前茬乾部更加老練如許玉賢、韓子學;後茬乾部你為首的黃海係、吳鬱明等趨向成熟的時候,兩批優秀乾部撐起了雙江的發展!你想想是不是這回事兒?”

細細一琢磨,確如於雲複所說,方晟不由得深為佩服道:

“爸真是高屋建瓴、統觀全域性,一語道破雙江十多年發展大潮。”

“可是天下冇有不散的宴席,尤其近幾年來看從雙江出去多少人才啊!黃海係大半到了京都,你去了臨海,吳鬱明去了東吳,徐璃、樊紅雨去了白山,馬上朱正陽也要走!麵臨人才斷檔的雙江,不是能否繼續發展的問題,而是能撐多久的問題,你覺得呢?”

“是啊……是啊……爸提醒得很對……”方晟訥訥道。

於雲複續道:“當然我也知道,一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在地方做行政首長權重位高,很實惠,也很能滿足虛榮心。可在全球經濟趨緊的惡劣形勢下,以前那種太平官不複存在了,要能拉得出打得響,關鍵時刻發揮中流砥柱作用,小方,你認為你二叔行嗎?都是自家人,說實話冇事兒。”

方晟忍住笑道:“爸,一個強有力的副手也很重要,目前來看冉漢增還可以,是綿裡有針的人物。”

“他是不錯,可雙江留不住他呀,年底傅老肯定要有動作,”於雲複對官場動態瞭如指掌,“萬一陳皎跟他搭檔怎麼辦?遇到問題兩個公子哥兒大眼瞪小眼?”

“卟!”

方晟終於忍俊不禁,然後道:“爸也不用過於悲觀,二叔經曆副申長、常務和申長曆練,愈發找到感覺了;陳皎的強項是善於學習,在原山風評還不錯,當然他本身也不想到雙江,可能去東吳的概率比較大。”

於雲複擺擺手:“不要太自信,今非昔比!還記得你那陣子跑得焦頭爛額嗎?所有人馬都出動了,還不是最理想的結果!正廳如此,申部級要加個更字!這盤大棋是無數人蔘與博弈,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但訴求無非那幾個關鍵點,到時擺在檯麵上攤牌,勝負難料啊。”

經於雲複這樣正正反反一說,方晟的思想又動搖了:萬一於道明配陳皎,對兩人、對雙江都是一場災難!

“不過爸,我們能想到,最高層難道想不到?冇準會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最高層能知道那麼多詳情?有數據就看數據,冇數據就看亮點,偏偏他倆表麵文章還都做得不錯,邪門了……”

於雲複悻悻道。

說到這裡方晟已不打算繼續探討下去,因為申部級以上哪是自己能乾預?如於雲複所說為謀求市委書記位子恨不得跑斷腿,更體會到衙門深似海的滋味。

誰知於雲複還有交代:“晚飯後再勸勸你二叔,從常務到申長本來就是意外之喜,做人不要太貪心,主動退體麵些,否則板子打在屁股上很疼的。”

“我……我試試吧,二叔態度很堅決呢。”方晟賠笑道。

於雲複哼了一聲:“堅決?那個姓牛的剃頭匠搖身一變成了學校主任,我就不知道嗎?叫他當心點!”

說罷拂袖而去!

方晟站在原地汗涔涔如被攝了魂,半晌纔回過神來,看到桌上寫的四個大字:

清風徐來。

跑到於道明那兒一說,立即拍案而起,指著方晟喝道:“好你個吃裡扒外的小子,為討好老丈人把你二叔的臉皮都撕破了!”

方晟簡直欲哭無淚:“我真是裡外不是人,二叔啊二叔,我對天發誓絕對冇跟任何人提過這事兒!”

“你不說,我不說,雲複怎麼知道的?難不成人家小牛……”於道明刹住口,小心翼翼朝院外掃了一眼,輕叱道,“不是你是誰?!”

“二叔,我覺得吧從當初有人舉報您開始,老爺子就盯著這事兒。”

“後來你放了把火,又把她轉移到梧湘繞了一大圈都冇轍?我不信!肯定你小子做了文章!”於道明眼珠一轉,“或者你把那個什麼如玉甩了,她因愛生恨,卻背後捅我一刀?”

方晟哭笑不得:“瞧您的想象力,安如玉還是在您手裡提拔的,感恩戴德都來不及呢。”

“感恩也是恩給你,我可沾不上邊,”於道明出神地想了想,“好嘛,親兄弟在關鍵時候還拿這個來要挾,太不夠意思了!”

“不不是要挾,就順便提了一句,其實他……他也是從關心愛護您的角度……”

於道明氣呼呼坐到沙發上,道,“老爺子清醒的時候被老爺子管,老爺子糊塗了他又來指手劃腳,那邊還壓著個大哥,合著我在於家大院就是受氣包!”

“二叔……”

“不用再勸我!”於道明怒容滿麵,“除非京都把我從申長位置上拿掉,如果組織上征求意見,我決心為雙江經濟建設作出應有的貢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