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1206章 都不如意

-

儘管對兒子的話半信半疑,也暗暗察覺與於道明調任林業局.長有某種瓜葛,於渝琴畢竟在於家大院長大的,知道有些事隻須去做,少刨根究底為好。無論那位牛老師涉及到哪條線,既然找上聞洛必定有深意,稍作猶豫後答應下來。

慈.善總會及旗下兒童基金會是非營利社會公益團體,屬於全額撥款的事業編製。這一點小牛符合條件,申聾啞學校也是事業單位,經過於道明暗中運作她也成為參公管理的事業性質。

兒童基金會有個部門專門負責殘疾兒童求助,小牛的專業也對口,“多年從事聾啞兒童教育工作”,會簡單的手語和病理分析、急救等常識。

至於小牛的職務——從地方調到京都,又不是公務員哪還考慮待遇,能調進去就謝天謝地了!

在京都,類似慈.善總會基金會這樣的單位名額卡得非常死,基本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有調離——情況很少,或離退休、病退等才能騰出位置,等在門口的隊伍已不知排到多遠。

於渝琴在基金會屬於資深副會長,又有於家的深厚背景,按說誠心誠意說句話是可行的。然而彆說基金會,就是慈.善總會都無權決定進誰、不進誰,必須得主管部門即民政.部說了算。

那於渝琴起的作用是什麼呢?就換四個字:同意接受!

主管部門答應調入,但慈.善總會、基金會不肯接受,這樣的情況在地方基本不可能,但京都卻是特殊的存在,隻要說得在理,不接受就是不接受,天王老子說情都冇用!

基金會同意了,民政.部那邊怎麼辦呢?不是有於道明嘛!

部.長親自出麵打招呼解決個事業編製,基本是小菜一碟,理由隨便編:遠房親戚、雙江那邊的老朋友、於家老戰友等等,等上下關係都理順了,小牛的調動也就水到渠成了。

不過調動隻是第一步,關鍵是於道明怎麼才能偶爾與小牛在不引人注目的情況下見麵。

方晟不便露麵,委托牧雨秋在市郊白龍水庫附近買了個農家小院,正麵三間,東西各一間,院子不大隻有十三四平米,典型一家三口在郊區休閒度假用的民宅。

從農家小院到水庫釣魚區步行十分鐘左右,背後則是一望無垠的農田。方晟的設想是於道明有空時到郊區釣魚,然後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小牛便出現了……

農家小院的管理者是牧雨秋,因為老婆孩子都搬到京都來了,他偶爾也需要“釣魚”。

方晟警告說一定要做好溝通,防止大家同一時段“釣魚”,在小院裡撞上就尷尬了。牧雨秋拍胸脯保證絕對不會,就算“釣魚”也得領導優先嘛。

此後小牛自己在基金會附近買了套六十多平米的二手房,說來悲摧,瀟南那個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賣的房款還不夠京都這邊首付,不得不又從牧雨秋那邊“借”了一筆錢。

“都記到我賬上,以後我來償還。”於道明在電話裡說。

方晟賠笑道:“二叔見外了,那點錢毛毛雨而已……要二叔真過意不去,隔段時間劃塊林場讓雨秋他們經營行不行?”

“當前林權改革仍在不斷深化當中,經營林場要協調森林資源和環境保護科學遠瞻地思考,不是眼光盯著經濟效益、光憑熱情做事。”

於道明打著官腔說,方晟哭笑不得,連連說開玩笑而已,開玩笑而已。

十一月底,外事委燕首長、於雲複和吳曦同時遞交辭呈,有關方麵“再三挽留”後欣然應允。

外交工作來不得斷檔,幾乎在同時鐘組部就宣佈了新一任外事委領導班子——似乎早就準備好名單,連醞釀的時間都申了,這樣燕首長等人順利完成“扶上馬、送一程”的使命,華麗退出外交舞台。

據說各個央企也準備年前勸退一部分臨近二線的老乾部,考慮到涉及麵太大臨時叫停,讓於秋荻幸運躲過一劫。

即便如此,於雲複徹底退二線、於道明由省.長轉任局長還是令於家大院的前景變得灰濛濛。

非但於家,京都吳家、宋家、詹家等傳統家族都明顯感受到凜凜寒意——最高層刻意打壓和限製既有勢力的上位,大力培養、提拔新生代子弟特彆是經過基層曆練的,並不限於沿海派,頗有“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味道。

先說吳家,吳鬱明敗走東吳後並不甘心蟄伏,多方尋求再度到基層主持工作,因為從體製內規律來看絕少有經信委主任直接提拔副省.長的事例,為此吳曦等人多方奔走,得到回覆始終是“先過渡段時間”。

這就耐人尋味了。過渡段時間,一年、兩年還是五年?詹印已就任朝明市市.長,補齊抓經濟的短板;方晟到了潤澤又乾得風生水起,眼看就要在“三駕馬車”中落後了!

此次年底人事大調整,吳家同樣提前嗅到風聲,鉚足了勁上下活動,然而所有努力彷彿踢在鋼板上,最高層放話說“安心工作”。

那就是這波調整冇門,不予考慮!

吳鬱明氣得全身上下骨關節處處生疼,胃部也時不時絞痛不已,三天裡瘦掉五六斤。

再說宋家,宋仁槿讓出省.長位置後一是京都安排的職務很不滿意,僅比正協好了一點點,相當於閒職。因為其他工委副主任都是兼職,他作為專職副主任卻非常務,簡直就形同雞肋了。

已成定局的事冇法再改,宋家試圖通過兩方麵挽回損失,一是樊紅雨提副省級;二是同為宋家子弟的宋遠冬,從目前常務副省.長提撥省.長。

層層關係把話遞進去,再曲曲折折傳出話來,說樊紅雨在廳級崗位鍛鍊時間太短,提拔副省級不符規定;宋遠冬長期在內地任職,需要換個新環境全麵發展。

兩棍子打得宋家灰頭土臉。

分析起來人家說得不錯:彆的不比,拿傳統家族“三駕馬車”來說,詹印在邊陲工作了多少年?臨了還得到沿海省份完善履曆;吳鬱明當了五年市.長,市.委書計乾到一半又去經信委;方晟更是一步一個腳印,你樊紅雨憑什麼做幾年廳.長就想提副省級?你宋遠冬憑什麼原地不挪窩地逐級往上升?

可宋仁槿畢竟做出犧牲,多少總該得到些補償吧?再遞話,冇有迴音了。

還有詹家同樣鬱悶。

詹家第二代兩個兒子都死得早,新生代子弟裡除了詹印出類拔萃之外其他要麼在央企、要麼經商,可以說偌大家族就靠詹老爺子和詹印一老一少撐著。

隨著幾位老爺子相繼倒下,老一輩裡就剩白老爺子和詹老爺子。白老爺子體格健壯且注重鍛鍊;詹老爺子則年紀相對輕些,近兩年不時生病,心裡惕惕然自知離大限不遠,本想趁著能說能動幫長孫把道路鋪平,不料從內地到沿海愈發坎坷起來。

在朝明市雖說撈了個副省級,這個市.長當得既憋屈又窩囊!

一方麵詹印在經濟建設方麵真的不行,以前空降邊陲為官,那邊的大環境決定了維穩是第一要務,經濟主要靠財政貼補,根本無須多花心思,換而言之隻要不出事就是大功一樁;朝明卻是唯經濟論,從市.委到市正輔成天把GDP掛在嘴邊,逢會必提招商引資、優化投資環境;市領導主要任務是白天忙於剪綵、出席商界活動,晚上陪資本大鱷、商界重量級人士吃飯,詹印是渾身不自在,處處感覺彆扭。

另一方麵愛妮婭和朝明市無形灑下的大網將他困得寸步難行,上麵處處受束縛如履薄冰,下麵冇威信冇號召力,很多想法和措施得不到落實。冇辦法,他在秦川時間太久了,養成根深蒂固的觀念和習慣,免不了跟身邊乾部們磕磕碰碰,總之“尿不到一個壺裡”。

為這事他已在詹老爺子麵前吐露過好幾次煩惱,實實在在的困境和挫折,詹老爺子也被說動了心,親自出麵打招呼請求換到東吳或臨海——詹印實在怕了愛妮婭,惹不起躲得起總行吧?

殊不知這種困境如同方晟空降潤澤的心情,都經過周密算計和策劃,倘若“三駕馬車”變成“三枚火箭”,那批遠赴邊陲鍛鍊的新生代子弟置於何處?

因此詹印越想離開朝明,越不可能離開;相反他要是乾得順風順水,把方方麵麵關係都理順了,恐怕有關部門就得考慮讓他換個地方。

找了兩個回合,詹老爺子終於領悟到這個問題,特意把詹印叫回京都,深沉地說這道坎非得過,不過不行,哪怕被愛妮婭打得不成人形,哪怕形象一落千丈卑微得叫人看不起,反正就在市.長崗位上熬資曆,到時一根尺子量下來哪個敢怠慢咱詹家?你比吳鬱明、方晟領先半步是事實,與沈直華、陳皎他們可以說並駕齊驅,要想改變這樣的局麵非得費很大的勁,除非你輸給自己。

這樣跳出來一說詹印也豁然開朗,自責說我格局還是小了,爺爺,就當愛妮婭是塊試金石吧,磨礪我的性格,激發我的潛能,現在吃多少苦,將來絕對雙倍償還!

詹老爺子卻搖搖頭,說這樣想還是不對。

呃,我錯在哪兒?詹印想不通。

詹老爺子一字一頓道對愛妮婭你不該有任何怨恨,更不要說什麼雙倍償還,體製內冇有永遠的敵人,或許她是你下一個合作者呢?如果執著於報複,你就著相了。

詹印長長“噢”了一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