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1239章 密謀逃亡

-

聽易容方這麼說,方晟笑了笑,道:

“你的文字功底蠻紮實,深黯理論研究和學術工作,以後可以往這個方向發展。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未必都要一窩蜂乾熱門的事嘛,你覺得呢?”

易容方何等悟性,霎時明白方晟給自己安排的出路——與經濟事務沒關係!說到底之前發生的事方晟還放在心上,要讓自己儘量不與錢打交道。

“是的,靜下心搞研究也是我一直嚮往的,”易容方晟懇地說,“但不管在哪個崗位,我都會一如既往關注潤澤經濟發展,關注您的戰略戰術並加以歸納總結,力爭短期內形成一個較為完善的理論體係。”

方晟揮揮手:“任重而道遠,吾將上下而示索,還冇到做總結的時候啊。”

然後又聊了兩句,易容方見方晟眉目間有疲倦之色便知趣地告辭。

第二天上午,去綠營灘前方晟把鹹翡叫到辦公室談了會兒,敲定了兩項人事任免:

一是易容方調到市正策研究室任綜合科科長,兼市灘塗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二是財政局辦公室副主任鐵曉軍調到市.委辦財貿科任科長,兼市金融安全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

科級乾部調整無須經市常委會研究,市.委書計發了話,說什麼就是什麼,程式問題由組織部自己想辦法。

本來兩位都是正科級副職乾部,如今換成正科實職也很正常,可以算提拔,畢竟職務方麵由副轉正;也可以叫平級調動,人家本來就是正科。

但方晟為什麼都要讓兩人掛個莫名其妙的市級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呢?凡冠名為“市領導小組”的組織,雖說都冇有常設機構隻是為了應付上級檢查需要,但級彆都不含糊,重要的由市.委書計、市長親自掛帥,一般由主管副市長任組長,副組長則是相關部門一把手也就是正處級領導擔任。領導小組下設的辦公室由常務副組長兼任,這樣推算下來,辦公室副主任應該是副處級乾部。

再細想,自從易容方被打發到省.委黨校學習改由何超接任秘書,機關大院都分析易容方“失寵”甚至犯了錯誤,學習歸來後黨校給的評語和成績也慘不忍睹,按鹹翡的想法恐怕要打入冷宮。

誰知方晟對成績檔案不屑一顧,說評估一名同誌的能力水平不能隻看一兩場考試,一兩次演講,而要全方位地、綜合地衡量,我就覺得容方同誌有發展前途,今後可以在潤澤重大戰略和長遠規劃等問題上發揮重要作用!

而鐵曉軍也非憑空臆想,去年參加了競聘秘書,雖說冇能入選想必給方晟留下深刻印象。

當然由始至終方晟冇提級彆和待遇,但有些事領導不說不代表冇有想法,領導的想法需要用心揣摩。

再三斟酌之後,鹹翡召開部黨組會議,一致同意按就高不就低的原則,對易容方、鐵曉軍兩名同誌給予副處級待遇!

易容方到省.委黨校轉了一圈得到提拔,政策研究室固然是清水衙門,接觸市領導的機會很多,還負責一些重要會議的領導講話和重要檔案、文獻的起草工作,這樣看來易容方並冇有“失寵”。

實際上隻有當事人知道,很多微妙之處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以易容方來說,不出意外的話市政策研究室就是仕途最後一站,以後頂多從副處待遇轉為副處職,如果還想更清閒些可以轉到人大正協謀個位子,人生也就這樣了。

然而正確的市.委書計秘書仕途應該是什麼線路?

正科下基層掛副縣長甚至縣委常委,然後調回市直機關擔任部門一把手,運氣好的話還能衝一下副廳,但無論如何正處實職崗位是十拿九穩的。

有什麼辦法呢?仕途,以及人生都是這樣,差之毫厘失之千裡,有的東西原本不屬於你,那麼就註定不屬於你。

魚小婷與娜娜對峙片刻,突然衝上前連踢十六腳,這叫“開門揖盜”,是試探對手實力的過場,娜娜沉著地一一化解並反攻四五招,兩人一觸即分,對彼此實力有了初步瞭解。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試探的結果讓魚小婷心中大定。首先娜娜冇有受過專業或係統訓練,純粹野路子出身;其次她雖然力大勢沉,卻無內力底子,不懂得用巧勁;最後一點也是最關鍵的一點,她隻會自由搏擊,不知尋找對方招數上的破綻。

雙方遊走兩圈,魚小婷故意絆了一下,身體微微失去平衡,娜娜迅速出招,雙拳直奔中路。魚小婷出拳與她正麵相擊,身體一震退了半步似乎吃不消對方的力量。

娜娜得勢不饒人,連續出重拳,魚小婷依靠靈活的步伐儘力躲閃,避免與她硬碰硬。娜娜更加得意索性大開大闔把對手往牆角處逼,魚小婷連退四步,突然間吐氣發力,一掌將娜娜雙拳分卸到兩邊,飛撲過去將她撞倒在地,全身壓到她身上,單手扣住她咽喉。

一時間魚小婷真打算劫持她逃出去,轉念一想娜娜隻是個小嘍羅,殘暴凶惡、殺人如麻的海盜們恐怕不會因為她而犧牲整個海島的秘密,念如電轉話到嘴邊卻變成:

“服不服?”

娜娜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她,道:“不服,但我認輸。”

魚小婷一躍而起,站到她身前道:“認輸就好,希望你遵守許下的諾言。”

娜娜閉上眼休息了會兒,一言不發將魚小婷送回囚禁的地方。

也許活動了筋骨,夜裡睡得很踏實。

早上七點多鐘娜娜將俘虜們帶到飯廳。飯廳很大,有四五十個座位,第一排坐著四箇中年男子,清一色大鬍鬚,衣服襤褸,湊在一起小聲說話;右側是三個金髮碧眼的北歐老外,滿臉落寞;他們身後坐著一對年輕的南美夫婦,緊緊挨在一起象在相互安慰。不消說,這些人都是苦命的人質。

一位腰粗如水桶的老婦人推來兩個食品筐,每人分到兩隻麪包,一瓶水,麪包製做得非常粗糙且有股怪味。為了維持體能所有人不得不皺著眉頭硬往下嚥,饒是如此白翎咬了四五口還是將麪包扔到一邊。

娜娜在不遠處冷冷說:“現在不吃等餓了不供應!”

吃完後冇人隨便離座,等海盜一聲令下才列隊回到自己房間,彷彿參加軍訓似的,就是冇有任何運動量。

中餐和晚餐時娜娜冇有出現,大概又出海尋找獵物去了,監視者換了新麵孔,食物卻還是麪包和水,真應了水滸裡那句話,“嘴裡淡出鳥來”。所有人都對目前的處境束手無策,隻能祈禱贖金趕緊到位。

晚上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地看著電視裡永恒不變的大鬍子滔滔不絕,娜娜突然打開門叫魚小婷出去。她精神一振,暗想悶了一天簡直憋得要發瘋,正好活動活動筋骨。

娜娜把她領到昨天的健身房,脫掉外衣,裡麵是一身緊身功夫衫,束上衣袖道:“我反覆揣摩過,以我的真實水平不至於幾個回合就被打倒,主要是策略不對上了當,今天再比一場,約定和昨天一樣。”

魚小婷微笑道:“那昨晚豈不是白打了?”

娜娜認真地說:“我會補償的。”說著邁了兩步站到對麵,擺開架勢。

交手的經過與昨晚差不多,雖然她悟出魚小婷擅長使用四兩撥千斤的技巧,每次進攻都不敢將力道用足,然而終究想不通其中的武學原理,不出十個回合魚小婷一腳踹在她胸口,再次將她打倒在地。

娜娜躺在地毯上出了會兒神,坦然認輸,然後起身從牆邊袋子裡取出隻漢堡和一盒果汁遞過來。魚小婷從昨晚到今晚連吃四頓麪包,肚裡寡淡得有如千萬隻蟲子在撓癢癢,當下毫不客氣大快朵頤,娜娜也不說話,盤膝坐在對麵看著她吃。

填飽肚子,魚小婷好奇地問漢堡從何而來,難道海盜們也能象平常人一樣上岸購物?

娜娜影影卓卓說來自島上的飯店,並說這個海島與太平洋成千上萬個島嶼一樣生活著普通居民,他們捕魚、種植橡膠或從事海產養殖,隻有極少數人真正參與海盜組織。但海盜們確實拉動了全島的經濟,並形成一套完整的產業鏈,有專門看守人質的,有為人質提供食物的,還有以捕漁為名替海盜望風和尋找目標的,很多人因此而暴富。正府軍上島圍剿時海盜們就藏起武器成為漁民,誰也無奈何他們。

“夏正淳的手機打通了嗎?”魚小婷最關心能否早日離開。

娜娜輕笑道:“恐怕還得吃幾天天底下最難吃的麪包。”

“為啥?”

“為防止監聽和衛星定位,我們從不在島嶼及附近打電話,都派專人跑到印尼、菲律賓一帶借當地居民的手機,這一來要好幾天呢。”

“贖金多少?”魚小婷半開玩笑說,“我也想知道自己值多少錢?”

娜娜不經意道:“告訴你也沒關係,你跟那位夏小姐一個價,每人六百萬——不算太高吧,聽說你們國家大城市一套房子都不止這個價。”

“哦——”

的確不算離譜,中產階層四處湊湊基本能把贖金交齊,看來海盜對每個國家居民平均收入有精確的評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