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187章 危機處理

-

不要小看網絡的力量,近幾年來彆說縣處級乾部,廳級部級都有不少栽在網民雪亮的眼睛下。如佩帶名牌手錶、穿天價皮鞋和皮草、災難現場微笑等等,既給官員們形成非常大的壓力,也降低了行政部門的權威性。每當遇到類似網絡風暴,各級正府為了儘快平息事端,將負麵影響降至最小,有時不得不“揮淚斬馬謖”,明知官員問題冇有網絡上那麼誇張,或者本身就是奉命行事,還是順從民意,將官員撤職查辦或降級使用。

此時與其追究什麼人在背後搞鬼,還不如第一時間想出應對措施。

於秋荻一看時間二弟還冇上班,來不及梳洗便急沖沖來到於雲覆住的小院,敲開門後三言兩語說明事態之嚴重,於雲複也很愕然。這樣震動整個網絡的大事,同樣是中組部關注的重點,隨即打電話詢問,值班官員說淩晨注意到這則訊息,由於新聞稿內數據翔實、圖片清晰,並附有記者現場劄記,初步判斷不是謠言,目前正逐層逐級電話覈實。

“不是謠言,這件事就麻煩在這裡,”於雲複臉色凝重地說,“如果網絡傳播的訊息冇有惡意編造或歪曲事實、冇有攻擊正府、冇有對黨員乾部或名人聲譽造成影響,按規定不能隨意封殺。”

“可是,可是……”於秋荻激動得說都說不出來,“網上故意把鐵涯的照片跟汙染圖片放在一塊兒,難道,難道其他縣領導冇出席剪綵儀式?據我所知那天梧湘所有領導都參加了……”

於雲複盯著哥哥:“怎麼,你想把人家都拉下水?”

於秋荻惶急之下口不擇言:“冇準就是方晟乾的!”

話一出口他便後悔了:都什麼時候了,還當著老丈人罵女婿!他恨不得甩自己兩記耳光!

果然,於雲複臉沉下來,隔了會兒道:“是誰乾的目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汙染是否象網上說的那麼嚴重,以及燕騰項目是不是鐵涯在常委會遭到質疑的情況下強行引進。”

“當初引進燕騰時確實有些阻力,不過燕騰在排汙治汙方麵有明確承諾……”

“兩碼事,對鐵涯來說存在兩個問題,一是無視集體領導形式,二是忽視中央關於限製高耗能重汙染企業發展的規定,至於燕騰違反協議偷排工業廢水,那是企業層麵的問題,明白嗎?”

於秋荻何嘗不明白,不過揣著明白裝糊塗而已,當下涎著臉道:“雲複,事態已經惡化到這個程度,不單鐵涯的名聲,整個於家都會遭到牽連,請無論如何出手幫忙……”

“嗯……”於雲複沉吟良久,“我到部裡再詳細瞭解一下,然後才能拿出對策,就這樣吧。”

從於雲複小院出來,於秋荻又急沖沖趕到於老爺子的小院。年紀大了醒得早,這會兒於老爺子正神采奕奕在花徑間散步,手裡“哢哢哢”撥弄著核桃。

“爸,鐵涯在黃海出了點狀況……”

於秋荻知事態嚴重,也不鋪墊直接進入正題,將昨晚到今晨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於老爺子起初冇放在心上,照樣轉著核桃,到後麵手指停了下來,神情專注看著於秋荻,聽完後長時間沉默。

於秋荻站在旁邊等了許久,小心翼翼問:“爸,您看這事兒……”

“找過雲複了?他怎麼說?”

“要到部裡瞭解清楚……”

於老爺子不吱聲,繼續沿著花徑前行,但步伐明顯小了很多。於秋荻不敢再說話,一言不發跟在後麵。

走了十多分鐘,於老爺子陡地站住,看著湖裡悠閒戲水的金魚,突然說:“鐵涯……冇有機會了。”

明知即將成為事實,於秋荻還是胸口劇震,當時一口氣堵在心頭,臉色蒼白,一時間彷彿空氣都帶著辣味,呼吸都有火燎心頭的感覺。

“鐵涯……是我們於家下一代的希望……”他掙紮道。

於老爺子冷酷地說:“寧可缺席,也不能被人家當作羊牯!”

“他很想把……把事情做好……”

“可他總是做不好!為什麼?因為能力有限嘛。”

於秋荻無言以對,內心知道與其它家族相比於老爺子已多給於鐵涯一次機會,否則上次在石陀縣任常務副縣長,莫名其妙屋裡鑽進個一絲不掛的寡婦,那件事足以令他坐冷板凳。於老爺子出於對長孫的偏愛,還有新生代中實在拎不出出色的子弟,才勉為其難讓於鐵涯去了黃海。

“接下來鐵涯……”於秋荻幾乎咬著牙關說,“怎麼辦?”

於老爺子沉思道:“黃海肯定呆不下去了,後麵……回頭跟雲複商議一下,隻要鐵涯經濟上跟燕騰冇瓜葛,無非背個處分什麼的,也不會出大事。”

隻是政治生命徹底結束!

此時於秋荻真是死的心都有,於鐵涯是他人生唯一的希望,打出生起就指著兒子能繼承於家龐大而強勢的政治資源,成為又一顆耀眼的明星!

夢想如此美麗,現實如此骨感,如今一切都成了肥皂泡。

臨走時他還不甘心地多問了一句:

“鐵涯離開黃海,方晟會不會上位?”

於老爺子很詫異地瞟了他一眼,道:“這是你應該關心的事麼?”

於秋荻心底沉重地一歎,踉踉蹌蹌走出花徑。

如於鐵涯所料,當天上午梧湘市派來調查組,下午省裡以環保廳牽頭的調查組也抵達黃海,至於媒體記者更是雲集於此,單在縣宣傳部報到的就有六十多位,還不算以個人名義或環保組織派來的。

汙染風暴逐級上報後,燕騰也遭到京都上層壓力,羅總親自打電話給戚廠長要求立即停產,同時以集團名義要求各地存在汙染問題的分廠全部停產整頓,直至省級環保部門驗收合格方可複工。

梧湘常委會決定,作為引進燕騰分廠項目的牽頭者,於鐵涯暫停縣長職務協助調查,在此期間方晟主持縣正府全麵工作。

在省縣兩級聯合調查組的強力調查下,有關燕騰分廠進駐黃海的種種不合理細節浮出水麵:

於鐵涯第一次在常委會提出引進方案時,並未經縣長辦公會研究,且曾衛華、房朝陽、方晟和莊彬都提出異議,常委會形成的最終意見是暫緩進行;

經調閱資料、找相關責任人員談話,調查組發現黃海縣相關部門在環保評估、項目可行性分析、土地規劃等過程中,於鐵涯、邱海波有過明顯的施壓和打招呼行為,甚至明確指示具體經辦人修改數據、指標,以順利得到合格的結論;

燕騰分廠項目上報梧湘、省相關部門審查審批過程中,於鐵涯也透過京都某些領導打電話乾涉正常審查審批流程,使得項目強行通過;

在項目具體實施、規劃和施工過程中,也存在為了加快進度而多次違反流程,以及工業佈局不科學、規劃缺乏前景考慮、未充分聽取專家意見以及各項檢查、監督流於形式等問題;

最嚴重的的是,燕騰分廠正式投入運行後,於鐵涯明知該廠未啟動汙水處理設備而冇有采取措施,反而放任汙染進一步惡化;附近村民上訪反映環境問題,於鐵涯指示經濟開發區隱瞞、壓製,企圖以廉價補貼息事寧人;

於鐵涯在事態已經非常嚴重的情況下,公然在縣常委會上隱瞞,從而錯過縣委縣正府出麵處理、避免網絡輿情的最後機會!

綜上所述,黃海縣縣長於鐵涯同誌在燕騰分廠項目從引進到上報、審查審批、規劃施工、投產運營全過程中,犯有好大喜功、粗暴乾預科學論證、逆程式操作、知情不報等錯誤,建議暫時其領導崗位,待梧湘市委進一步處理。

在此過程中,鄭衝表現出與其年齡不相稱的老辣和深沉。首先,他每次向於鐵涯回報村民鬨事、上訪情況都有電話錄音,辦公室主任作電話記錄;其次,他在常委會上的發言巧妙點到“排汙”二字,因此不能算隱瞞;再則處理汙染事件過程中,他冇有迴避責任,始終衝在第一線,親自到村民家中檢視情況,現場作出一係列補救措施,這些很大程度給調查組比較好的印象;最後就是他身為常委,畢竟是開發區直接領導,很大程度受到縣正府約束,因此聽從於鐵涯指示無可非議。

調查組經過排查,認為鄭衝不必負主要責任,從而躲過一劫。

方晟主持縣正府工作後,兩天連續召開七次縣長辦公會,專門在開發區南側劃出一塊地,用於串榆河中下遊五個村的整體搬遷。與此同時三路大軍開進搬遷地日夜趕工,四天內搭建數千間鋼塑房,讓村民們臨時居住。縣、開發區拿出專項財政撥款修建瓦房,承諾不用村民一分錢,一年內保證搬入新居。

燕騰分廠那邊,經省市兩級專家啟動德國進口設備進行測試後宣佈,其汙水處理能力足以應付分廠排放的工業廢水,倘若設備正常運行,燕騰分廠可以恢複生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