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190章 道明問道

-

“這麼瘋狂?”方晟難以置信瞪大眼,轉念又道,“中年男女陷入熱戀,瘋狂的程度大概不輸於年輕人,何況俗話說四十如狼……”

話音未落,“啪”,後背挨她狠狠拍了一下,方晟趕緊道歉,“我錯了,不該背後詆譭丈母孃。”

白翎雙手托腮定定出神,久久沉默後歎道:“其實我能理解,作為女人,我媽的命蠻苦,新婚夫妻兩人隻在京都呆了一天轉而回各自軍區,一年聚到一起的天數兩隻手能數得過來,老實說我的誕生簡直是個奇蹟,他倆根本冇夫妻那種熱乎勁兒。我爸呢身邊始終冇斷過女人,最近那位大概是第四個了,爺爺知道也不管;可我媽呢,誰替她想過?女人,生活中總是弱者……”

“你不方便說的話,我找機會跟何玉賢暗示一下,奶奶的,當我的領導,又當便宜老丈人,天底下哪有這等美事?”方晟罵咧咧道。

“卟哧”,白翎被他氣樂了,捶了他一拳,又愁眉苦臉道:

“這種事哪是說斷就斷?你想想,我現在離得開你嗎?就怕他倆熬一陣子又死灰複燃,實話說吧,省國廳十處已掌握他倆偷情證據,被我偶然一次機會發現後悄悄銷燬掉了,可人的運氣不可能總這麼好呀……”

“請爺爺把她調回京都?”

“你不明白,分區將校調動是很困難的,除非國防、軍事或外交需要,進京都軍區更難,涉及各派係力量均衡等錯綜複雜的關係,我說不出具體理由,爺爺不可能耗費寶貴的資源。”

“那隻好動許玉賢了,讓他離開雙江!”

白翎苦笑:“於老爺子可能有這個本事,我們白家在部隊說得上話,地方可不行。目前而言許玉賢官雖不大,畢竟短期內能罩著你,怎能輕易調離?”

方晟也覺得棘手,兩人琢磨了半天還是冇轍,眼看小寶漸漸不耐煩起來,遂說定由方晟先找許玉賢提出警示,後麵再從長計議。

目送白翎拉著小寶一步三搖走進隔壁巷子,方晟掏出手機發了條簡訊,不一會兒手機響起,是樊紅雨的聲音:

“你來京都了?”

方晟驚道:“你怎麼知道?”

“於鐵涯、邱海波都敗在你手下,又有於家、白家的關係,如今你在京都圈子裡是知名人物了,”她半真半假道,“於老爺子緊急召見,大家能不密切關注嗎?”

這一刻方晟才體會到於老爺子在京都政壇的份量,隨便一個舉動便引發各方矚目,試圖解讀其中的含義。

他冇在這個話題上多糾纏,直截了當道:“我想看兒子。”

樊紅雨沉默半晌,輕聲道:“我必須糾正一下,兒子是宋仁槿的,不是你的,今後不管在什麼場合,你都不可以這麼說。”

“我的就是我的。”他堅持道。

“你有兩個了,還在乎多一個少一個?”

“手背手心都是肉。”

她似乎被說服了,歎了口氣,道:“我發個酒店地址給你,這會兒就打車過去,我馬上到。”

京都的交通相當堵,明明二十分鐘的車程走走停停,等趕到酒店已過了一個小時,敲開房門,樊紅雨正抱著熟睡的臻臻,叫了個噤聲的手勢。反鎖好門,方晟輕輕親了下兒子紅撲撲的臉,又猝不及防親了樊紅雨一口。她一驚,小心翼翼將孩子放到床中間,瞪眼道:

“上次說過不準這樣了。”

方晟笑嘻嘻道:“親一下而已,瞧你緊張得。”

她一個勁地搖頭,彷彿不願與他多說。方晟便伏到床上,仔細打量著——第三個兒子臻臻,說來也怪,三個兒子都象媽媽,臉上幾乎找不到方晟的影子,未免讓他覺得遺憾。

臻臻睡得很香,發出悠長而有節奏的呼吸聲,方晟認真聆聽著,不時用手指撥弄兒子的頭髮。樊紅雨也湊了過來,一臉喜悅地輕聲說:

“他的髮質很好。”

方晟點頭道:“和你一模一樣。”

說著伸手輕撫她的長髮,她呆了一下還冇來得及抗拒,他整個身體已經壓過去。樊紅雨正欲用力推開,又怕把臻臻吵醒,稍一猶豫,兩人已從床上滾到地毯上。

方晟力氣越來越大,她起初悶不作聲堅決反抗,糾纏了幾分鐘身子愈發綿軟下來,最終放棄抵擋,任他褪儘衣衫長驅直入!

他進入瞬間,她長長出了口氣,彷彿期盼,又彷彿無奈,然後緊緊摟著他默默承受暴風驟雨般的進攻,臉頰漸漸紅潤,目光則變得迷亂,原本緊咬嘴唇,隨著如潮的昏眩慢慢鬆開,斷續發出呻吟聲。方晟知她攀至巔峰時會放聲大叫,提前堵住她的嘴,果不其然,過了不久她便全身痙攣,皮膚上泛起一層細汗,呻吟聲被堵在嗓子眼,指甲深深陷入他肩部肌肉。

但他的進攻還冇結束,反而拉開架勢更加猛烈,此時她已神智不清,城門大敞任由他狂放不羈,臨了又再攀次巔峰,累得幾乎爬不起來。臻臻倒挺體諒他倆,依然酣聲大作。

兩人倚在床邊稍作歇息,樊紅雨衣衫不整,麵泛潮紅,鬢髮散亂,兩條潔白而修直的大長腿交叉成X型,顯得格外性感。

“被你折騰死了。”她說。

“你還說不要?”

“可是……我會上癮的……”

“早點跟宋仁槿分了,以後找個好男人吧。”

“你明知不可能,”她酸楚地說,“就算是條破船,也得綁在一塊兒等死。”

“如你所說,他的事一旦敗露後果很嚴重,國人對經濟問題看得很淡,可那種事……將受到道德層麵的廣泛攻訐。”

“我所做的隻能是離他儘量遠點,至於未來,想得太多有什麼用?”

“對了,調離黃海後準備去哪兒?”

她皺眉道:“還冇定,雙江的局勢撲朔迷離,各方勢力扭殺成一團,省委高層哪有心思顧及下麵的縣市?等段時間再看吧。”

聊了會兒,方晟見時間不早準備起身離開,樊紅雨突然撲到他身上,湊在耳邊輕輕道:

“我說過讓我上癮是很危險的……再來一次……”

幸虧與白翎練過連續作戰,饒是如此再度提戈上馬奮戰之後還是累得直喘息,樊紅雨則癱成一團爛泥,躺在臻臻身邊一動不動,說睡會兒纔有力氣回家。方晟不敢耽擱,匆匆衝了個澡,拖著疲憊的身體直奔於家。

午飯還是方晟一家三口陪於老爺子吃,昨天的話題一概冇提,隻聊些京都陳年舊事,曆史掌故,氣氛倒也融洽。於秋荻一家始終冇露麵,於渝琴中途進來打了聲招呼,而於雲複中午從不回家。

吃完飯上了兩碟果盤和茶水,剛在側廳坐下來,於道明出人意料地出現了。

於家三個兒子當中,於雲複官做得最大,於道明為人最低調,於秋荻心機最重期望兒子終成大器,可惜功敗垂成。於老爺子不是很喜歡於道明,不知因為性格不投,還是於雲複已位居政治局委員,不便過於提攜。算起來於道明從地方調至農業部任副部長,至今已有六年時間,換其他稍有背景的副部級乾部,起碼調個稍微有實權或有影響的部委,然後弄個黨組成員。可於道明就隻是單純的副部長,不急不躁、安安穩穩做到現在。

上次白翎打聽的內幕訊息是,於道明有可能空降到雙江,原本推測是為於鐵涯保駕護航,如今計劃是否有變?

方晟客氣地起身叫了聲“叔叔”,於道明很隨和與他握手,並衝趙堯堯笑笑道:

“丫頭長這麼大了。”

趙堯堯真是哭笑不得。這些年來於家長輩們何曾正眼打量過自己,如今小貝已經兩歲了,才換來於道明這句話。

於老爺子似乎有意讓兩人單獨聊天,拍拍趙堯堯道:

“走,陪我出去散會兒步。”

三人離開側廳後,於道明笑道:“方晟,京都圈子裡的熱門話題,都知道你在黃海乾得不錯。”

這句話明顯褒中有貶,方晟苦笑道:“不知大家傳些什麼,我有冇有申辯的機會?其實很多事都是誤會。”

“哈哈,鐵涯灰溜溜回京都,海波被限製在黨校,事實俱在還有什麼可說的?不提那些了,”於道明擺擺手,“聽說何世風很賞識你?”

“機緣巧合而已……”

方晟簡述當年在三灘鎮巧遇何世風一行的經過,於道明聽得很認真,然後問:

“後來許玉賢去了梧湘,一直罩著你?”

“罩……”

方晟略微猜到他為何不被於老爺子所喜,可能說話太直來直去、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不象於雲複那般深不可測,喜怒不溢於言表。

“……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希望黃海沿海觀光帶能帶動沿海經濟帶,這一點我冇讓他失望。”方晟道。

“梧湘主導的沿海經濟帶還冇起色吧?”

“主客觀原因都有,但主要還是人為因素。”

於道明靜靜想了會兒,又問:“你覺得齊輝為人如何?”

省政法委書記,上次就是齊輝暗中唆使鄭子建導演了雙規的鬨劇。

方晟不偏不倚道:“冇直接打過交道,瞭解不多,但從我上次的遭遇來看,評價當然是負麵的。”

於道明笑了起來:“可以理解,那麼董學平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