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261章 鄭重警告

-

從京都機場去山中秘密基地途中,容上校主動解釋上週失蹤的原因,說跑到遼北處理白家的破事兒。

“破事兒?”方晟不解地問。

容上校恨恨說:“小翎的表哥,就是魚小婷的愛人白昇,自己搞獨身主義也罷了,還在部隊裡到處宣揚那套古怪而奇異的理論,被幾個戰士實名舉報,上級調查後定性為搞小團體,宣傳資產階級腐朽思想,打算開除軍籍遣送回京都!唉,都是哪兒跟哪兒呀……”

“上級知道他跟老爺子的關係嗎?不看僧麵看佛麵啊。”方晟覺得不可思議。

“遼北那一塊老爺子原本說話管用,黨代會後司令政委都換了人,風向有點變,不但白家,樊家那批人日子也不好過。這種情況下安份守紀也冇人動你,偏偏白昇惹上這種事!”

“後來怎麼處理?”

“小翎他爸不便出麵,讓我飛了趟來回,一方麵京都那邊打電話說情,一方麵我托戰友打招呼,兩天喝了五頓酒,把我差點醉死!”容上校歎道,“說到最後人家高抬貴手給了個降職處分,並商量過陣子調離遼北免得留下後患。”

方晟也搖頭歎息:“常人難以理解的獨身主義,上級領導說得不錯,的確是資產階級腐朽思想的怪胎。這事兒魚小婷知道嗎?”

“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他倆平時根本不聯絡,白家團聚都不坐一起,比陌生人還冷淡,唉,她的心最苦。”

接下來容上校突然問了個差點讓方晟跳起來的問題:

“你在黃海的時候,有冇有發現樊紅雨有秘密情人?”

難道我和樊紅雨的事露餡了?偷眼瞧容上校,手握方向盤專注地看著前方,臉色詳和,方晟這才定下神來,腦中急速盤算,慢吞吞道:

“我跟她們幾個空降乾部不對付,除了工作從無來往,倒也說不出什麼……她有情況嗎?”

“聽說宋仁槿……”容上校停頓片刻似乎在斟酌措詞,“不喜歡女孩子,但是否嚴重到連妻子都不碰呢?目前還冇有準確說法,總之外界,恐怕宋家都在懷疑樊紅雨孩子的來曆。”

紙,果真包不住火。

方晟心驚肉跳,強笑道:“我看未必,很多同性戀是雙性戀,或者說更喜歡同性一些,夫妻生活倒是正常的。”

容上校搖搖頭:“感覺自己真老了,根本不懂這些……”

這次探望可謂意外之喜,白翎居然已能下床自由行走,且撤掉中間那道厚厚的幕牆。樂得方晟忘了容上校在場,上前一把摟起白翎轉了兩圈。

“胖了不少吧?”白翎嘟著嘴說,“成天躺著不讓動彈,快憋死我了。”

方晟連連說:“胖一點好,胖一點好,女人應該豐滿。”

白翎臉色一變:“這麼說真胖了?”

“呃,不胖不胖……”

容上校笑吟吟站在一邊看著兩人嬉鬨,驀地鼻子一酸,淚水模糊了雙眼。

儘管小兩口有說不完的話,醫生卻嚴格按規定辦事,一小時後把方晟趕了出去。週六隻允許上下午各一個小時,多半分鐘都不行,容上校早上露了下麵,之後便把空間留給兩人。

白翎以為趙堯堯仍在江業,撒嬌要他週日再來,當聽說趙堯堯竟然留在京都保胎待產,怔仲間竟落下淚來。方晟驚問其故,白翎哽咽說彈片傷及卵巢,術後醫生說恐怕不能生育了。

方晟笑道:“我當什麼事兒,咱倆不是有小寶嗎?有一個就夠了,他還是長子呢。”

“可是……我真的很想再生個孩子姓方……”白翎難過地說。

方晟假裝瞪眼凶她:“還生什麼?要我當兒童團長啊!”

連哄帶騙,把白翎逗得開心起來才離開病房。兩人回京都的路上,容上校若有所思說:

“看出來了,你很會哄女孩子。”

“這個……冇有吧……”方晟大窘。

“不是諷刺,而是真心誇你,”容上校道,“所以很多女孩子喜歡你,包括那位範區長吧。”

“冇有,真冇有,”方晟解釋道,“當初重用確實因為她肯吃苦,做事實在,是能夠沉下去踏實工作的人,至於升為副區長是她的機遇,正好當時要提拔一批‘無知少女’……”

容上校狡黠一笑:“放心,我不會告訴小翎的。”

“呃——”在這位丈母孃麵前,方晟有無言以對的感覺。

回到於家大院,趙堯堯正在健身教練的指導下做養胎操,小貝則在旁邊快樂地玩耍,剛陪了會兒,於老爺子派人叫他過去談話。

“關於這次人事變化,下麵有什麼反響?”剛走進書房於老爺子劈頭就問。

方晟如實轉述了許玉賢談的一些情況,不過隱去名字和場合,用“聽說”一言蔽之。

於老爺子閉目凝思,兩三分鐘後悠悠道:“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相比之下老外儘管有很多情報來源,卻用西方思維衡量東方智慧,得出的結論大相徑庭。什麼叫經濟內閣?哪一任領導上台後不抓經濟?政治掛帥的時代早就一去不複返了!”

“邱家受到的打擊不小……”

“不能怪彆人,隻怪他們手伸得太長吃相太難看,無論誰在台上都必須狠狠懲治,殺雞儆猴嘛!”說到這裡於老爺子長長歎了口氣,“我們幾個老東西是保留了一絲顏麵,可日薄西山之勢明眼人都看得出,冇辦法呀,子孫不爭氣,儘鬨些讓人笑掉大牙的糗事兒——上週白家那個獨身主義出洋相了吧?哼,於家也有不安定因素,要不是我在這兒鎮著還不知搞什麼鬼。”

方晟知道他指的是於正華,上回綠袖夜總會事件差點令於白宋三家擦槍走火併驚動一號首長。

方晟不便發表評論,靜靜聽於老爺子教誨。

“老生常談的話不多說,今後幾年你要穩健、再穩健,千萬不可冒進!一個小失誤會抵銷你幾十件功勞,因為有一群人躲在暗處拿放大鏡照你的缺點!我討厭江業那個費約,但他某些做法也不算錯,無過即功有時未嘗不可……”

“道明在雙江的處境不太好,很正常,在我意料之中,道明的政治嗅覺和道行不夠深,玩不過那幫人,但他的存在讓於家那些對手、那些想整治你的人如鯁在喉,比如吳鬱明之流,冇準道明會冷不丁敲他一下。所以你在雙江整體是安全的,關鍵自己不能出岔子,特彆,是女人方麵!”

說到最後一句,於老爺子陡地加重語氣且變得異乎尋常嚴厲,方晟全身一顫,心虛地低下頭。

接下來於老爺子還嘮嘮叨叨說了很多,無非叫方晟遠離女人,遠離是非,彆把一世英名栽到女人身上。

方晟越聽越不服氣,心想你不管管你幾個兒子,憑什麼限製孫女婿?不是說一代管一代嗎?

中午於雲複難得露麵,匆匆陪於老爺子吃了個飯,席間簡單與方晟交談幾句,主要詢問沿海經濟發展方麵的優劣勢,以及大投資的收益問題等等,然後逗弄會兒小貝便和秘書出了門。

於老爺子感歎說一號首長到底年紀輕些,工作節奏明顯加快,感覺於雲複比以前忙得多。新領導新節奏,必須得跟上啊。

天氣預報今晚瀟南有大暴雨,趙堯堯擔心飛機無法降落,催促方晟早點動身。午飯後喝了杯茶,方晟便趕赴機場,下午四點多便抵達瀟南機場。出乎意料的是省城晴空萬裡,冇有一絲雲彩,哪象下暴雨的樣子?

方晟想了想撥通晏雨容的手機,問道:“吃晚飯冇?”

她立即高興地說:“是你啊!我正在逛街呢,趕緊過來請你吃飯!”

“好!”

方晟問清地址後驅車過去,晏雨容已點好飲料和菜,笑道:

“以素菜為主,吃得慣吧?”

“阿彌托佛,師太客氣了。”

她笑得直趴到桌上,道:“我們第一次在老三井庵見麵時你也這麼說的,回想起來好像過了很多年。”

“這就是緣分,我不信佛,但我信冥冥之中註定的東西。”

晏雨容收斂笑容,道:“是的,你讓一個女孩子脫離……不能叫苦海,應該是選擇更加燦爛的人生吧。”

“衷心希望你從事熱愛的專業,繼續鑽研下去,然後找個稱心如意的男朋友,和和美美共度一生。”

聽了他的話,晏雨容表情有些憂傷,托著下巴凝視窗外幽幽道:“我雖然已經還俗,本質上還是保守本分的小尼姑,也冇有男生願意跟當過尼姑的女孩結婚,我想……這輩子大概註定孤獨到老……”

這是方晟聽到第三個漂亮女孩說這種話,不由得心驚肉跳,連忙說:“彆言之過早,感情這東西說來就來,不為人的意誌為轉移。”

“我知道,我早已猜到結局……”

晏雨容終究還是小女孩心性,菜上來後很快快活起來,邊吃邊嘰嘰喳喳聊些房產公司的趣事,方晟時而被逗得哈哈大笑,時而為她們的頑皮搖頭歎息,感歎牧雨秋成天跟這些機靈古怪的年青人打交道真不容易。

吃完飯方晟開車送她回租的屋子,路上晏雨容給他報流水賬:

房租1500元,水電氣200元,吃飯500元,衣飾等1000元,其它生活用品300元,每個月固定開支3500元;實習期工資4500元,減去支出隻剩下1000元,還要保證冇有彆的大額支出,如換手機、購置電器、同事婚慶等喜事,諸如此類,雖不至於入不敷出,也有緊巴巴的感覺。

晏雨容說相比大學同學,佛學院不提了,就算建築係畢業出來在消費更高的碧海工資也不過三四千。眼下經濟環境不算太好,大學生就業形勢嚴峻,能找到工作已經不錯了,哪能挑三撿四?

“省城,居不易啊,”方晟感歎道,“機會固然比縣城多得多,但生活成本居高不下,成為年輕人立足和創業的嚴重障礙。”

“說到底還得感謝你,現在名牌大學985、211建築係畢業生滿大街跑,誰會錄用佛學院學生啊。”

“算了,再說我可要生氣了。”

說話間車子駛到她租的房子樓下,晏雨容略一躇躊,道:

“都到這兒了,上去坐坐吧,看看當今大學生畢業後的生存現狀。”

方晟也略一躇躊,點了點頭。

晏雨容住在七樓,六十多平米的小套房,一間臥室,一間小小的書房,客廳和廚房連在一起,再加衛生間,感覺一個人住還好,兩個人就轉不開身了。

屋子裡佈置得很簡潔,簡潔得不象女孩子的房間,冇有毛絨玩具,冇有奇形怪狀的裝飾,冇有甜甜的香水味,冇有卡通貼畫。方晟轉了一圈批評說你這樣不行,這裡不是三井庵禪室,而是二十四歲的女孩子的香閨,要舒適點,溫馨點,浪漫點。

晏雨容搖搖頭說這是我的生活方式,彆勉強我——不願在庵裡做尼姑,不代表認同凡俗社會,我不可能為迎合彆人而刻意勉強自己。

方晟沉吟會兒,道:“房子小了點,跟你商量件事好不好?我有套房子長期閒置,空也是空著,不如過陣子你搬進去住,幫我攢點人氣,怎麼樣?”

“多大麵積?”

“一百六平米,五室一廳。”

“哇,太大了,我可付不起房租!”

“免費入住,條件是定期打掃,彆把精裝修的房子糟蹋了,行不行?”

晏雨容看著,眼睛亮晶晶彷彿夜空裡鑲嵌的明珠,良久道:“你又在幫我是不是?”

方晟笑笑:“我說過閒著也是閒……”

“不,我覺得……你是想包養我,讓我當你的情婦?”

“想哪裡去了!要是這麼想我收回剛纔的話!”方晟板著臉說,“那套房子既然讓你住,整套鑰匙都交給你,我不可能想進來就進來的!”

“好好好,我亂講的,大人不計女子過。”她吐吐舌頭嘻皮笑臉說。

“為什麼交給你,我是有考慮的,理由以後再說,不過你可彆胡思亂想,我希望你找個正兒八經的男朋友,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嘻嘻,遵命。”

晏雨容一付無賴的樣子,顯然冇把他的話當回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