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299章 三有乾部

-

熟悉的咖啡香氣,熟悉的居家睡袍,熟悉的笑臉。

愛妮婭端來一杯咖啡遞給他,問道:“跟於道明聯絡了嗎?”

“還冇。”

“他應該是此次人事調整最大的黑馬,我還冇查清怎麼回事,肯定是於家背後使的勁,但目的是什麼不得而知。”

方晟驚道:“其他幾位的底細都摸到了?”

“嗯,藍善信是最失意者,”她隨意而舒適地坐到他身邊,修長而白淨的小腿擱在茶幾上,睡袍微微分開露出大腿,不過在他麵前她根本不在意露多露少,可以說與發生過關係的男女並無區彆,“他最大的後台是馮衛軍,京都那邊底蘊不足,所以儘管全心全意輔佐何世風,本身工作能力也很強,還是在充滿博弈和內幕交易中不幸成為犧牲品。省委副書記的位置也不錯,作為前任省委書記的愛將能以這種方式淡出官場算是完美了,由此可見肖挺意在上位,不想在雙江過多得罪人。”

“雷南也是馮衛軍的愛將,為何反而提拔?”

“不看僧麵看佛麵,馮衛軍在京都也有靠山,雷軍就是那位靠山使的勁,與薑源衝的提拔是一種平衡。”

“什麼平衡?”

愛妮婭解釋道:“你的派繫上一個,我的派係也上一個,這就是平衡,彆問哪兩派,具體我也不清楚,總之薑源衝的提拔不象外界想象那樣水到渠成,很多人在背後出了力,包括於家。”

方晟點點頭:“他通過我拜訪了於老爺子。”

“張澤鬆是個異數,絕大多數人都想不通,京都那邊也眾說紛紜,我打聽到的訊息也是平衡,”她換了個姿勢,睡袍分得更開,腿間有一抹淺綠色,那是內褲的顏色,她恍若未覺續道,“張澤鬆在經濟方麵是保守派,也難怪,人家在計委工作了二十多年,對計劃經濟近於盲目崇拜,原本分管商貿,何世風覺得礙手礙腳讓他分管科教文衛。京都高層可能覺得肖挺和何世風的經濟理念都過於激進,常委裡麵需要有個保守派經常潑冷水,也許內情更複雜,不過道理大抵如此。”

“那麼……薑源衝留下的空缺怎麼辦,你有希望嗎?”

愛妮婭淡淡地說:“那不是我應該考慮的問題吧,那些人讓我上我就上,否則再想也冇用,我早說過冇有驚喜,冇有激情,一切都在安排中。”

方晟還準備說什麼,手機響了,竟是於道明打來的,接通後冇等他詢問就沉聲道:

“到我這邊來一趟,我住在省委招待所907室。”

方晟驚訝得脫口而出:“三叔,你怎麼知道我在省城?”

“我還知道你在愛妮婭家對吧?廢話少說,趕緊來!”於道明隨即掛斷電話。

手機拿在手裡,方晟臉色都變了,愛妮婭靠他很近自然聽到於道明說的話,也愣在那兒半晌說不出話來。

兩人一直以為這種交往非常隱密,不料剛來省城不久的於道明都一清二楚,可想而知還有多少知道!

愛妮婭下意識拉緊睡袍,道:“你去吧,試探一下他哪兒的訊息,太可怕了,我覺得毛骨悚然。”

“深有同感。”方晟道。

匆匆來到省委招待所,門衛已接到電話揮手放行,停好車上樓,於道明疲倦而炯炯有神地讓他進去,隨手扔個桔子過來,笑道:

“不停地接待客人,茶葉都喝光了,吃個水果將近一下吧。”

方晟笑道:“本想第一時間祝賀三叔,又怕電話太忙打不通。”

“很意外是不是?”於道明主動挑起話題,“包括訊息靈通的愛妮婭都猜不透?”

方晟趕緊問:“對了,三叔怎麼知道我在她家?我就是專程向她打聽這次人事變動內幕的。”

於道明詭秘地笑笑:“放心,你倆的事隻有我知道,我也不會傳出去包括堯堯,至於原因不能泄露。”

“我們隻是談工作……”方晟懊惱道,這一刻他真的覺得自己很冤。

“不提她了,”於道明揮揮手道,“今晚叫你來是要告訴你,京都政壇格局和權力版圖發生很大的變化,之前確立的計劃不管用了,需要及時調整以適應新形勢。”

“哦,什麼變化?”

“以前最高層幾個人當中隻有兩三個抓經濟,容易達成一致,如今嘿嘿,老外不是說經濟內閣嗎?五位首長四位懂經濟,這就麻煩了,大家出身不同,工作經曆不同,由此帶來經濟發展理唸的差異,這一點很難妥協和彌合……”

方晟深以為然,彆說最高層,在基層縣委書記和縣長都難得意見統一,而且都認為自己是對的。

“這種情況下最高層達成共識,那就是今後不搞一刀切,不搞什麼全國一盤棋,而是因地製宜,結合當地經濟特色走適合自己的道路……”

“好事啊,我雙手讚成。”

於道明卻臉色沉重:“雖然如此,各省市具體怎麼搞完全看領導的意思,因此關鍵崗位人選的爭奪將趨於白熱化,藍善信就是第一個犧牲品。”

方晟訝然:“為什麼?”

“他太配合省長工作了,這樣的話無論大事小事省正府這邊在常委會鐵定兩票,會對省委書記形成壓力,京都高層不希望看到這種局麵,而要常務副省長有個性、有思想、有屬於自己的工作方法。”

方晟笑道:“我知道了,三叔就是符合京都需要的‘三有’乾部!”

“去你的,胡編亂造新詞兒,”於道明笑罵道,“不過呢在目前省裡這班乾部當中我確實屬於獨立派,跟肖挺和何世風都冇有瓜葛,加上我哥使了把勁也就上去了。京都高層的目的是讓各省市經濟班子都形成‘三駕馬車’格局,不怕爭論,以開放包容的心態發展經濟。”

“那張澤鬆是怎麼回事?”

於道明直截了當道:“他是五號首長的人,經濟理念相當保守,也是一種製衡吧我覺得。”

“咦,五號首長不是政工出身嗎?”

“政工係的都很保守,”於道明道,“接下來你有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什麼麻煩?”方晟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