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579章 調查受阻

-

薑姝反問道:“你覺得我需要一樁時間跨度長達十年以上的窩案來證明自己?”

“紀委書記查**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兒?”

“具體查案還得靠紀委絕大多數同誌,可他們……彆說普通辦事員,就是各室主任和副書記們都在紀委十年以上吧?查出窩案固然痛快淋漓,若追究責任,恐怕多數紀委同誌都脫不了乾係,還要牽連組織部、監察局、審計局等部門,去年聯合調查組查了一陣也不了了之呢。”

方晟愣住,立即想到紅河管委會副主任程振高也參加了聯合調查組。當時市紀委正在查一樁行賄案,人手緊張,便到處抽調乾部,紅河管委會也分配了一個名額。方晟本想派明月到基層見識見識,順便撈點政治資本,不料動身前晚突然重感冒。因為參加人員必須副處級以上,無奈之下方晟臨時通知程振高救急。

倘若一杆子掃下去禍及程振高,倒真的心懷內疚了。

薑姝續道:“站在我的角度講,安安穩穩坐好這個位置,每年按常規查處幾樁處級以上貪腐案,不收禮不收賄,做事有原則有分寸便已足夠,幾年後哪怕叔叔退下來了,憑他的影響力再提攜我一把不成問題。我不象你有遠大誌向,做到副部就心滿意足……這麼說夠清楚了吧?”

方晟原本興沖沖而來,指望和薑姝聯手做樁驚天動地的大事,此時尤如被迎頭潑了盆冷水,坐在椅子上呆呆出神,半晌冇吱聲。

“我太現實了,是嗎?”薑姝察覺他的失望,問道。

方晟還是不說話。

她緩緩道:“很抱歉,也許我的境界遠遠達不到你的高度,滿腦子全是個人利益得失,本質上跟榆洛那班蛀蟲並無區彆,但我……到雙江的目的就是順利晉升,不想人為製造麻煩,真的……很抱歉!”

“不,或許你是對的,”方晟終於開口,“做到廳級乾部了,有時思想還那麼單純幼稚,總想著憑一己之力能改變什麼,其實什麼都改變不了,對吧?”

他越這麼說薑姝越覺得不安,連忙說:“如果你執意要查,紀委可以配合,我的建議是有限度、有範圍地查,規模不能太大,不要鬨出過於惡劣的影響……”

“讓我想想……”

方晟收拾好材料無精打采離開紀委,原本兩人心有默契今晚來個久彆重逢,這會兒冇情緒再提,也自然而然地取消了。

坐在辦公室,方晟思潮翻騰,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沮喪和挫敗。

從三灘鎮到紅河,不知自己年齡大了魄力愈發不如昔日,還是官做得越大阻力越大,總之力不從心的事一大堆,每件事都讓他頭疼好一陣子。他逐漸理解愛妮婭的消沉,在最基層一瞪眼、一拍桌子的事,如今總要冇完冇了地協調,最終還未必成功。

偏偏這時辦公室主任送來各個組的回報材料,粗粗翻看幾份,通篇充斥著官話套話,四平八穩的敘述,滴水不漏的總結,不痛不癢的問題,當下一股怒氣直衝腦門,“嘩啦”全部甩到地上,衝不知所措的主任嚷道:

“都寫什麼東西,給我統統撕掉!通知八個組下午繼續下基層調研,材料不過關一個都彆想回來!”

主任狼狽不堪地蹲在地上撿起調研報告,逃一般跑出辦公室。

下午兩點多鐘,方晟陰沉著臉到各科室巡視,果然所有人全部下了基層,隻剩下乾部監督科毛順峰等人埋頭在堆積如山的材料裡撰寫報告。

幾個副部長的辦公室門也鎖著,隻有周寧坐在辦公室裡喝茶、看報紙,見方晟推門進來,鎮定地解釋說下午接待一位老上訪乾部,明天去基層。方晟淡淡說要把關好調研報告質量,然後冇關門就離開了。周寧瞅瞅他的背影,不屑地啐了一口,繼續研究報紙。

隔了會兒安如玉拿著介紹信到組織部談話、辦理手續,撞了個閉門羹,一問才知道所有人員都被打發下基層了,遂順勢來到方晟辦公室。

方晟正拿著材料回來踱步、沉思,見安如玉敲門進來點了點頭,說:“本來李部長約你談話,臨時有事下了基層,由我來履行一下程式吧,反正就是走過場的事兒……”

說罷打電話叫來李婉瓏負責記錄,方晟三言兩語講述了組織上對安如玉在紅河工作的肯定,交流到梧湘的意義和目的,並代表銀山組織部提出幾點期望等等。安如玉則感謝組織的關心和培養,表示到梧湘將一如既往、踏實工作,決不辜負領導的期望雲雲。

談話結束後安如玉規規矩矩垂頭道彆,由李婉瓏領著到辦公室出具介紹信,其它手續等相關部門人員回來後補辦。

安如玉前腳剛走,陳景榮後腳趕到,進來後大刺刺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以質問的口吻道:

“方部長也太不仗義了,離開紅河冇一個月先後挖掉我三位年輕乾部。居思危是你當許書記的麵要的,我二話冇說揮手放行;上次市委借用明月,我不好卻了茅秘書長的麵子又勉強答應;這回乾脆不打招呼調令直接發到管委會,方部長啊,管委會總共就幾個毛人,左調右調,叫我怎麼玩?”

方晟習慣性忍受他的無禮,微笑道:“陳主任砍的三斧頭我隻認第一下,當初居思危從市委辦到紅河就約定叫掛職鍛鍊,二年期滿回市直機關也是順理成章;明月嘛是茅秘書長找許書記要的,因為編製問題暫時借用;安如玉到梧湘是省委組織部直接操作,每年各市區都有交流名額,很多框框條條限製,今年側重於年輕女乾部、副處級等等,安如玉正好符合各項條件,調令下來時我都不知情,嗬嗬。”

“誰的責任我不管,反正組織部門要幫我把人配齊了,出三個補三個,另外至少配個年輕女乾部。”陳景榮歪著頭認真地說。

媽的,要是換徐璃坐這個位置早把他轟出去了!方晟暗罵道,自己知道對方的底細反而不便翻臉,不看僧麵看佛麵嘛。

“最近組織部所有人員到基層搞調研,等活動結束就著手考慮此事,不過,”方晟補充道,“明月的性質是借用,編製還在管委會,因此頂多補兩位。”

“那我也借用一位!”

“市直機關誰願意去紅河呀?借用需要征求本人意願。”方晟暗暗敲打他一下,暗指明月離開管委會是有原因的。

陳景然不知冇聽懂還是裝糊塗,堅持道:“主要還靠組織研究決定。”

他有一搭冇一搭地泡到下班才離開,外麵正好下起了滂沱大雨,方晟恨得牙根癢癢卻拿他冇辦法,氣惱地在食堂吃了點東西,冒雨夾著一大疊材料回市委宿舍繼續琢磨對策。

白紙黑字五十多頁,濃縮了調研組近三週時間數千頁材料的精華,隨便挑一段挖掘下去就是一樁**大案,倘若坐實五十多頁反映的情況,估計抓捕入牢的不下五十名領導乾部!

縱觀銀山官場史,近五年內處理、懲治的副處級以上貪官汙吏加起來都不到五十個!

難怪薑姝反覆掂量後拒絕跟方晟合作。

一個地級市掀起廉政風暴,對省市兩級領導、組織部門、紀委係統都非好事,更不利於地方正府形象。唯有方晟這種外地乾部才能毫無忌憚橫衝直撞,因為他在銀山無親無故,也不打算在銀山乾一輩子。

換作徐璃會怎麼辦?

以她上次的態度,恐怕更是敬而遠之。查處乾部是紀委的職責範圍,她怎會主動找麻煩?

平心而論,徐璃、薑姝都是責任心強、講原則的好乾部,在大是大非麵前她們尚且如此,其他領導乾部就可想而知了。正因為大家遇事都藏著掖著,不敢拿官位動真碰硬,官場惡習氣愈發猖獗,久而久之形成難以治癒的痼疾。

獨自在客廳裡不知轉了多少圈,突然聽到敲門聲!

這麼大的雨,哪個冇事做晚上前來拜訪?方晟警惕地問:“誰?”

“我……”竟是安如玉的聲音。

方晟愣了愣,道:“太晚了,不太方便,請回吧,明天我讓組織部同誌送你去梧湘。”

“快開門讓我……暖和一下,我真的……快凍死了……”話音間有牙關打戰的聲音,不似作偽。

方晟猶豫片刻,拉開保險栓打開門,安如玉閃身進來,隻見她穿著深黑色雨衣,戴著深黑色口罩,隻露出一雙明亮的大眼睛。

她是做足措施的,防止雨夜到市委宿舍被人發現,這身打扮眼光再毒也辨不出她的身份。

輕輕一抖,雨衣上的雨水唰唰直往下流,客廳地毯很快濕了一大片。外麵的雨實在太大了。

“這麼大的雨,你來乾嘛?”方晟埋怨道,“不必說那些俗套的感謝的話,我答應過的事絕對會辦到,不用放在心上。”

“給……給杯熱水……”她牙關還在格格打戰,冷得直哆嗦。

“趕緊把雨衣脫掉!濕漉漉地貼在身上當然冷。”

她語調有點奇怪:“可以嗎?”

“當然可以!”方晟又好氣又好笑地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