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617章 家的溫馨

-

於道明道:“事情了結了,該有的懲罰也是必須的,不然他倆很快會好了傷疤忘了痛;另外無論聞洛還是柏美薇都要換個環境,唔,你趕緊聯絡朱正陽,替他倆在梧湘安排新工作。兩人到陌生的環境裡,如果能相互鼓勁打氣,相互依賴,說不定有利於感情的契合。”

“二叔高明!”方晟讚道。

“下週要到位。”

“啊,不會吧!”方晟驚道,“人事調動哪有這麼快?梧湘市直機關跟省直一樣向來編製緊張,騰位子也需要時間呀。”

“朱正陽做不了主還可以找一下韓子學,就說是我的意思,”於道明笑了笑,道,“房朝陽和範曉靈同時調到省正府,想必對你那幫朋友衝擊很大,尤其朱正陽會很樂意幫忙的。”

真是擅長玩弄權術的老狐狸!方晟暗罵道。明明他急於在省正府擴充人馬、搶占地盤,卻好像幫了自己的大忙似的。

“好吧,儘量努力。”方晟無奈道。

當晚在愛巢津津有味享用徐璃炒的川味小菜時,聞洛打來電話,聽得出正躲在衛生間,聲音輕而不安,問道:

“方哥,舅舅怎麼說?有冇有發火?”

方晟舉杯與徐璃“叮”碰了一下,啜了口香醇柔和的紅酒,道:“生氣是當然的,近期也不打算見你。編製的事兒他會想辦法,但肯定不象洪羽菲想的那麼簡單,需要時間;錢嘛二叔本身兩袖清風,實在無能為力,總不能堂堂大省長為這點事兒收賄吧?這個任務交給我了……”

“實在不好意思,連累方哥了,我……我絕對不會忘記方哥的大恩大德……”

“湊一百萬也不是小事兒,同樣得緩幾天,”方晟轉而問,“這會兒跟美薇在家?”

“是的,”聞洛壓低嗓子道,“傍晚在外麵散了會兒步,然後一塊兒做晚飯,她心情很好的樣子……”

“那就好,過兩天再聯絡。”方晟懶得跟他多囉嗦,說完便掛斷電話。

見他放下手機,徐璃轉動酒杯道:“你正跟彆人的老婆一起吃飯,卻苦口婆心要求弟弟迴歸婚姻,巨大的人格分裂會不會讓你有抑鬱的可能性?”

方晟伸手過去勾住她尖尖的下巴,笑道:“一事一例,互不通用,不然你說說怎能體驗到性的歡愉?”

“照你這麼說馮子奇是懷璧其罪了?”徐璃白了他一眼,“你始終是雙重標準,嚴以律人,寬以待己。”

“誰叫他擁有‘名器’卻無福消受?對他來說擺脫你才能恢複男人自尊。”

“哼,強詞奪理!”

她嗔怪地敲了他一下,扭身到廚房盛湯。見她一身纖細的棉布圍裙下,竟隻穿著又薄又透的丁字褲,當即色心大起,從背後摟住她輕吻耳垂,道:

“難怪有人說下廚房的女人最性感,今天總算見著了。”

徐璃仰頭在他麵頰上啄了一口,淺笑道:“趁熱喝,我煲了七個小時呢。”

喝著夏蟲冬草煨的雞湯,看著對麵冷豔不可方物的徐璃,方晟內心無限感慨。

一直以來,方晟最缺乏這樣溫馨而平凡的居家生活。趙堯堯和白翎都不擅家務,廚藝更是泛泛,在黃海、江業時吃飯基本靠外賣或食堂,偶爾白翎來了興致做幾樣小菜,說實話還不如去食堂。魚小婷動手能力比她倆強些,但隻能應付很簡單的飯菜。徐璃看似跟趙堯堯一樣不食人間煙火,偏偏有出色的廚藝,炒的菜色香味俱全,精緻獨特,而且她是懂得情調的女子,什麼菜配什麼酒,什麼湯盛什麼餐具都有講究。

在這熱氣騰騰的氛圍裡,方晟切實體驗到家的溫暖。恍惚間突然想,如果每頓都這樣吃得暖暖和和意猶未儘,安安靜靜摟在一起看新聞、追劇,甜蜜而細膩地歡愛,何嘗不是人生的幸福?

轉而又想自己的妻子在香港啊,徐璃是人家的老婆,所有權屬於馮子奇,這樣的想法未免不切實際,隻能享受一天是一天,真切把握當下了。

家的感覺真棒,當晚方晟索性關掉手機,繼續陪徐璃時而傷感時而歡欣地追劇,嗅著她**散發的清冷的香氣,他覺得生活多麼美好。

週一清晨享用徐璃現包現煮的雞絲餛飩,還有烤箱做的印度飛餅,方晟簡直捨不得上班。徐璃如同體貼的妻子替他拿來西裝,皮鞋也擦得鋥亮,微微笑道:

“下週還來?”

他緊緊抱著她道:“一定來,不來是小狗!”

來到銀山,上午主持召開了部務會,討論研究近期相關工作,落實責任部門和責任領導,方晟隨即叫了居思危陪同直奔榆洛縣。

上週幾經協商,江宇區決定週一趕赴榆洛縣考察學習,主題是加強反腐倡廉力度,提高黨員乾部政治覺悟。江宇方麵由齊誌建帶隊,成員包括區委副書記、紀委書記、組織部長、宣傳部長等七名區委常委,以及市直部門黨政一二把手十多人,臨行前市委常委朱正陽突然加入,頓時提升了隊伍的檔次。

樊紅雨以身體不佳為由冇去,避免在公開場合與方晟互動,內心也覺得即使去榆洛也冇機會單獨和他在一起,那有什麼意思呢?動身前她專門到院子裡與成員們一一握手,鼓勵他們認真取經,學習精髓,回來後切實貫徹到實際工作中。

對於這種主要是反麵典型的學習,榆洛縣委打心眼裡抗拒,當得知方晟部長也過來接待時態度大變!在縣委領導們看來,這是難得的接觸、討好組織部長的機會,焉能錯過?當下商定以高規格、高標準迎接考察團的到來。

車子開到半途,許玉賢打來電話。他也聽說朱正陽率隊考察榆洛,指示一定要做好對接,保證兄弟市區同誌滿意而歸。方晟自然明白老領導對梧湘的感情,說榆洛那邊已經落實好,保證他們不醉不歸。許玉賢滿意地哈哈大笑。

抵達渝洛縣委,朱正陽等人已來了十多分鐘,正在大會議室與榆洛縣領導們寒暄。方晟和居思危步入會議大廳時,全體起立鼓掌歡迎,好像主角是他而非遠道而來的江宇區客人。

雙方簡短致辭後,先由居思危介紹去年方晟在渝洛調研的詳細情況,接下來是榆洛紀委書記介紹反腐的一係列成果。方晟和朱正陽使個眼色,來到隔壁小會議室。

“許書記關照了,中午必須開懷暢飲,否則算我冇完成任務。”方晟笑道。

朱正陽歎道:“年歲不饒人啊,現在看到酒真打心眼裡害怕,不象以前在黃海時四五壺下去還能唱歌]桑拿,不服老不行啊。”

“正陽快四十了吧?”

“四十一。”

方晟默算會兒,道:“過陣子該換個崗位,不能老是專職常委,給外界無所事事的感覺。”

“來渝洛就想找你說這事兒,”朱正陽道,“梧湘班子構成還算年輕化,年齡最大的統戰部長要等三年半才退二線,你說我等得了嗎?再說統戰部長,嘿嘿,我寧可乾專職常委也不入那一行。”

方晟轉移話題道:“聽說房朝陽和範曉靈的事兒?

“冇有啊,他倆怎麼了?”

“好傢夥,保密得挺嚴密……”方晟遂說了兩人借用省正府的情況,朱正陽聽得羨慕不已,拍著大腿直抱怨。

“這麼好的事情乾嘛不先想到我?”在方晟係所有人當中,也就朱正陽有資格以這種口吻說話。

方晟笑道:“你是副廳常委,到省正府怎麼辦?副秘書長的任命要經過省委常委會研究,不象他倆能暗度陳倉,先以借用名義悄悄過去,然後通過省委組織部走個流程就行。再說了,副秘書長的前途真不如市委常委,你還是安心等機會吧。”

朱正陽仍不甘心:“房朝陽從處長做起,目標還不是副秘書長?”

“未必,下一步有可能空降到省直機關做二把手,但對你來說就走彎路了,起點不同,渠道不同。”

“那倒是,”朱正陽向來佩服方晟的大局觀和整體意識,這樣擺佈房、範二人而非其他人,必定有深層次的戰略部署,想了會兒道,“我的線路是什麼?外調,還是設法進省城?”

“昨天我試探過二叔,聽他的口吻你可能還要在梧湘乾段時間,他對你印象很深,也頗具好感,隻要有合適的崗位肯定忘不了你。”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說實在的方哥,從你那天到人事科報到吃那頓飯起,我們兄弟幾個就覺得你深不可測,前途光明,十年過去了,回頭想想當時見識限製了想象力,我們還是低估了你,”朱正陽感歎道,“那天晚上如果有人說有朝一日會成為處級、廳級乾部,大家絕對以為他喝多了,可現實是那桌人冇一個掉隊!”

從年齡上講,方晟比朱正陽等人都小,但“方哥”這個稱謂並非按年齡排序,而是尊稱,是對他在圈子裡地位的認可。

官場某種意義如同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幫派,隻不過在官場以更含蓄、隱秘的形式存在,諸如同學會、戰友會、老鄉會等等,說穿了都是官場利益共同體。

水至清而無魚,這話同樣適用於官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