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700章 反恐汙點

-

於道明辦事雷厲風行,第二天下午省公安廳派人陪同小司來到鄞峽,以廳內警官交流名義宣佈他擔任市公安局黨組成員、刑警大隊長,原刑警隊長則調任銀山市經偵大隊長。

嚴華傑精心挑選了兩名心腹空降鄞峽,分彆擔任特警隊長和負責市區的刑警中隊長。

這樣從小司起命令暢通無阻,能徹底貫徹方晟的意誌。

第三天刑警隊以搜查逃犯的名義將羅伯特住處翻了個底朝天,饒是他百般抗議都冇用。

事後羅伯特找蒲英江鄭重提了四點要求,其中包括刑警隊要上門道歉。蒲英江自然一疊聲答應,當他的麵打電話到公安局發了通火。

不料回去途中羅伯特的車又被警察攔住,將他趕下車後先是細細審查護照,然後將車子從裡到外搜了一遍。

當晚世界銀行調查小組在餐廳聚會,正聊得高興,冷不丁湧入一群刑警要求所有人出示證件,並解釋說是例行檢查,冇有針對性。儘管證件都通過審查,大夥兒十分掃興,原本熱熱鬨鬨的聚會草草結束。

這下羅伯特明白了。

接連遭遇並非偶然,而是方晟故意找碴!

羅伯特試圖拿傑森之死向方晟施加壓力;方晟卻利用公權力對羅伯特全方位封殺!

可以預見隻要羅伯特在鄞峽一天,無休止的麻煩會接踵而來,直至他狼狽離開。

而不是FBI想看到的,羅伯特預想的是方晟在巨大壓力下瀕臨崩潰,最終主動吐露真相。

第四天上午白翎抵達鄞峽,第一件事便是約見羅伯特,態度極其傲慢地要求他與反恐中心合作,否則輕則驅逐出境,重則拘禁並判處有期徒刑!

白翎之所以有恃無恐,緣於六年前發生在雅加達的一樁恐怖襲擊事件,很不幸,當時羅伯特也牽涉其中。

一夥來自西亞的宗教極端恐怖分子策劃製造教堂爆炸案,為此成員們四下秘密購置火藥、槍支等,引起印尼反恐機構和FBI關注。羅伯特臨危受命,假扮成軍火商透過種種渠道與恐怖分子接洽,在這過程中探取到大量機密。

教堂如恐怖分子所願還是爆炸了,但力度小了幾個量級,也無人員傷亡。一方麵因為羅伯特提供的劣質火藥,爆炸範圍有限;另一方麵印尼警方事先疏散人群,做足防範措施。

事後一幫極端恐怖分子悉數落網,羅伯特以軍火商身份出庭作證,成為最有力的證人。

白翎正是抓住羅伯特為極端恐怖分子提供火藥等武器這一軟肋,嚴加盤問。

羅伯特冇料到中國反恐中心能耐如此之大,自己在印尼活動了不到六個月的經曆都被挖出來。

他有苦難言,不能透露受FBI指派,更不能承認自己FBI特工身份,否則將被立即且客氣地遣送出境。

因為世界銀行貸款調查專員的身份來之不易,FBI費了很多手腳,自己也做出很大努力。

這個身份可以自由出入中國內地、東南亞、南美、非洲等地,完成FBI交辦的大量任務。

羅伯特堅稱自己在不知情前情下與恐怖分子交易,直到送貨時才發現對方身份可疑,便悄悄在武器裡做了手腳,並向印尼反恐機構舉報。自己非但冇有涉恐,反而立下大功。

白翎冷冷說有冇有問題,我當然不會隻聽你一麵之辭,要向印尼方麵覈實若乾細節,在正式結論出來之前,你的工作生活必須置於我們監控之下,若離開鄞峽需提前報備!

羅伯特嘲諷道我的一言一行早被你們監控了,如今隻想拜托減少檢查次數,讓我安安靜靜吃飯睡覺。

白翎回擊道中國人有句老話,人不做賊心不虛,如果羅伯特先生問心無愧,一定睡得好吃得香。

有白翎鎮守鄞峽,加上小司手下的刑警大隊和特警中隊,暫時將羅伯特限製得寸步難行。方晟得以放鬆心情白天到基層調研,晚上與白翎竭儘溫柔,雖然她動輒“難以消受”……

一週後,吳鬱明終於召集常委們召開市委常委會。

在過去幾天裡,鄞峽發生太多違反常理的事:76名科級以上乾部被罰處,震驚整個雙江;公車改革雖冇有明確發紅頭檔案,聽到風聲的領導乾部們紛紛積極響應,或改為步行、騎自行車,或開私家車,不約而同將公車束之高閣——與位子相比,哪個願意貪圖那點便宜?還有按老規矩應該到點提拔的名單被擱置一邊,最新傳出的訊息是市招商局升格擴編,從領導到員工全部麵向社會競聘!

另一方麵,國騰油化突然向法院提交訴狀,請求強製執行南澤廠收購案,理由有兩點,一是南澤廠拍賣議價嚴格遵照流程,並在市領導牽頭下達成協議;二是議價後國騰油化交納了兩百萬定金,從法律角度講這筆交易已經生效,若南澤廠毀約需賠償雙倍定金!

鄞峽人都知道,中止南澤廠收購是方晟的決定,郜更躍此舉無疑是向市正府叫板!

據說法院院長第一時間跑到市長辦公室請示,方晟說“在司法體係下解決”。

鄞峽官場都盯著這次常委會,預感今後將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變化是吉是凶,難以料定。

常委們都準備了厚厚的材料和發言稿,包括主管領域五年規劃、全年計劃、全年工作重點、近期急需解決的問題等等,擺出打持久戰的架勢。

當然他們心裡很清楚,吳鬱明和方晟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兒,常委會不可能循規蹈矩聽回報、談措施,肯定要生出點事來。

果然,吳鬱明第一句話就說:

“我不想聽長篇大論的情況回報,有書麵材料留著慢慢看,隻想大家圍繞兩個議題展開討論,一是結合上次掃黃的‘輝煌戰果’,談談如何扭轉黨政機關不正之風;二是結合各自分工,談談如何凝聚人心加快鄞峽經濟發展。每人十分鐘,時間一到自動打住。”

意料之中的話題,但十分鐘時限有些短了,常委們紛紛埋頭苦思冥想,精簡發言稿內容。

除了新任三位常委,竇康排名最靠前,見狀慢騰騰道:

“我來說兩句。新班子抓不正之風,抓經濟,根本目的都為鄞峽好,我雙手讚成,也保證全力配合。但有些話還要講在前麵,說忠言逆耳也好,說善意提醒也罷,常委會也要百花齊放嘛。鄞峽基礎差底子薄,前身是傳統地道的農業大縣,各項經濟指標冇法跟其它市區比,這是曆史原因所決定,並非曆任領導不儘力……”

慕達呼應道:“我們鄞峽也出過不少乾部,省委提拔任命並不隻看GDP。”

竇康續道:“吳書記曾在舟頓主抓經濟,成績有目共睹;方市長開創的江業新城我們都專程學習過,兩位的到來對鄞峽是天大的福音。作為老鄞峽,我期待看到可持續的、健康合理的發展,避免出現竭澤而漁、透支後代資源的野蠻式增長……”

吳鬱明道:“竇書記的提醒非常及時,體現了老鄞峽領導對本地人文和環境保護的關心。”

“不敢當,隻是說出內心真實想法而已,”竇康道,“此外就是團結大多數乾部的問題,這次正府大刀闊斧處理76名科級以上乾部,群眾反響很正麵,為正府大刀闊斧的處罰點讚。我本人完全支援方市長的決定,隻有一點,那就是希望今後再有類似事件時提前跟常委們通氣……方市長不要誤會,我冇有責怪或者埋怨的意思,也不想乾預正府處理乾部,而是什麼呢?比如說領導乾部到浴城是違反紀律,可有時的確迫不得已而為之,以這次被處理的鄞洲縣招商局局長為例,當天簽下三百萬投資的大單子,為表示感謝陪同外地投資商去浴城的。算不算特殊情況?肯定算,然而從被拘捕到下達處理意見,分管領導都不知情,也冇出麵幫著說話,結果局長職務被免掉了,三百萬投資也泡湯了,人家投資商說洗個澡就鬨成這樣,投資環境太差,不玩了!”

方晟道:“他可以走申訴程式嘛,我們會派人進行稽覈。”

“嗯,竇書記說得實在,就事論事反映問題,”吳鬱明誇獎道,“還有什麼意見?”

“差不多十分鐘了,把時間留給其他常委吧。”竇康點到為止。

其他常委見狀不約而同都采用相似的模式,一改過去泛泛而談作風,隻說具體問題。

公車改革是吳鬱明倡導的,而且還冇正式列入提案,常委們都避而不談,均把矛頭指向方晟:

慕達、馬天曉覺得處理76名科級以上乾部程式欠妥,失之倉促;

宣傳部長韋升宏和統戰部長蒲英江反映基層領導乾部對此次密集處理有情緒、想不通;

成槿芳指責方晟強行中止南澤廠收購違反契約精神;

隻有政法委書記梅秋和政協主席魏昌成分彆說了幾條提拔士氣、發展經濟的建議。

這樣倒符合集中優勢兵力殲滅敵人有生力量的策略,吳鬱明畢竟是市委書記,貿然進攻有欠妥當;先殺掉方晟的銳氣,同樣達到震懾效果。

吳鬱明看出常委們的名堂,暗暗好笑,裝模作樣問:“耿市長有啥想法?”

“剛來鄞峽,甘當小學生,虛心聽取同誌們的意見。”耿大同微笑道。

“方市長呢?”吳鬱明又問。

方晟也報以微笑:“好,我簡單說幾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