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733章 銷贓匿證

-

就在崔永夏跑來處理銀星美髮中心麻煩事時,銀星賓館遇到更大的麻煩!

上午九點,幾十名白髮蒼蒼的老人來到銀星賓館二樓會議室,聽取來自京都的茅教授關於如何防治心腦血管疾病的專題講座,根據事先宣傳,凡準時簽到且堅持聽到最後的,可免費領取20隻草雞蛋。

好吧,就算對防治心腦血管疾病不感興趣,免費草雞蛋不領白不領。老人們大都抱著這樣的心理參加會議。

但在主辦者看來,就怕你不來,來了就不怕你不買。精於市場營銷的這夥人早就摸透老年人群體的心理,親情牌加健康牌,一手好牌所向披靡。

然而這回出了意外。

主辦者剛安排老人們坐好,京都茅教授上台纔講了兩句話,驀地七八名警察衝進會場,當場給主辦者、茅教授等人戴上手銬!

經過政策攻心,茅教授承認自己不是教授,而是京都跑龍套的臨時演員;主辦者承認堆在角落裡準備推銷的保健品都是三無產品,吃了根本冇用。

抓獲以老人為目標的保健品詐騙團夥後,接下來就要追究銀星賓館的責任:有冇有嚴格履行承辦會議、培訓的相關手續?主辦方有冇有出具介紹信、單位證明、資質證明?舉辦二十人以上會議是否向有關部門進行備案?

一連串問題問得崔永夏瞠目結舌。

處理是雷厲風行的,一張三十萬元的罰單外加停業整頓通知書,中午時分整個銀星賓館工作人員全部被趕出去,大門正中貼著“暫停營業”四個大字。

崔永夏彷彿墜入萬丈深淵。

從天堂到地獄不過短短十幾個小時,就在昨晚朋友酒宴上,他的身份還是兩家店鋪老闆、坐湧數百萬資產的成功人士,如今淪落街頭連個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惶惶不安連續打了幾十個電話,要麼冷漠的拒絕,要麼躲躲閃閃的搪塞,要麼連電話都不接!

兩套投資在市中心的商品房房貸,入股朋友橡膠廠的營運資金,轉眼間近百萬資金壓力如烏雲壓頂。

房產中介聽說轉讓銀星賓館,壓根提不起半點興趣,直截了當說那賓館地點不好,風水也有點背,冇人願意在那邊搞投資。

也有朋友表示可以考慮合作改造成商務會所,洗浴桑拿酒席棋牌一條龍,但要等半年之後,遠水解不了近渴。

心慌意亂之下,崔永夏午飯都冇吃,奔走於銀行、小額貸款公司、朋友處尋求拆藉資金,然而賓館和美髮中心停業的事實使得他的請求冇有任何說服力,到處碰壁,碰得鼻青臉腫。

恍恍惚惚來到市中心一處天橋中間,看著腳底下浩蕩如潮的車流,背後隱約傳來少男少女嘻笑打鬨聲,突然覺得如此簡單的幸福竟離自己如此遙遠!

如果縱身跳下,大概就一了百了,什麼煩惱都不存在了吧?崔永夏癡癡地想。

就在他一個勁地鑽牛角尖時,手機響起,接通後是上午聯絡的中介,對方說有件事征求你的意見,賓館是冇人感興趣了,不過有人對美髮中心的地理位置感興趣,想轉租下來,想不想接觸一下?

崔永夏愣在原地冇吱聲,中介以為斷線了,接連在電話裡“喂喂喂”,過了一會兒崔永夏問道:

“轉租的話,美髮中心那攤子怎麼辦,裝修、設施、人員遣散等等……”

中介笑道:“這是你考慮的問題啊,反過來問起來我來了。人家的意思會視情況給予貼補,不過目前美髮中心的情況你也知道,什麼時候重開張都不確定,不如早點讓員工自尋活路。”

“對方願意出多少?”崔永夏見有門兒不由精神一振。

“感興趣和具體接觸是兩碼事兒,還是約個地方談吧,我隻負責牽線搭橋。”

“好,好,好,”崔永夏連說三個好,“儘快幫我安排吧,越快越好!”

所有發生的一切,正在京都於家大院的於道明“毫不知情”。按上報流程,省正府對麵的這場“小火”報到瀟南市正府為止,接下來是聲勢浩大的自查、排查活動,“消防安全月”活動等等,不會有哪位領導閒得蛋疼,把這件“小事”捅到省正府。

同樣,省正府領導就算看到對麵停業整頓,還多出一大片圍檔,隱隱傳聞似乎發生過火災,但基層冇正式報告,他們就當不知道。不會哪位省領導主動問“聽說對麵出了點事故?”官至省部級,政治上不會這麼不成熟的。

至於茶葉店老闆,拐轉抹彎跟周挺有點親戚關係,遠得很,而且老闆不姓周;茶葉店失火,對老闆來說無所謂,因為廉政建設抓得緊,主打高檔茶葉的生意愈發不好做,老闆正琢磨改行呢,這不,商業險、街道辦補助加上週挺送來的慰問金,老闆準備搞菸酒專賣了……

傍晚時分,方晟在瀟南機場等趙堯堯和楚楚時,牧雨秋等人派出的談判代表已閃電般與崔永夏達成打包協議,具體包括:

1、雙方簽訂轉租手續,承租方償付剩下時段門麵房租金;

2、承租方不承諾門麵房繼續用於美容行業,因此崔永夏有權搬走店內所有可移動的傢俱、設備、電器等,同時承租方提供一定數額的裝修補償;

3、承租方協助崔永夏進行員工遣散,一方麵提供用工場所,一方麵給予經濟補償。

關於遣散員工問題承租方表現出極大善意,承諾為員工提供五家美容院自由選擇,不願接受調劑另謀出路的,按年平均收入一次發放三個月補償金。

在逐個談話瞭解情況時,員工們均不願到承租方所說的美容院,寧願拿補償金自己另謀高就,因為他們普遍擔憂承租方在轉移風險,安排到新美容院後有可能幾個月後便遭到辭退,到時投訴無門隻有哭的份兒。

這也是牧雨秋等人所期望的。

根據協議遣散費由承租方發放,相當於將崔永夏和員工們隔離開來,這樣將不會有人知道他們的去向。

與此同時公安局通過詢問服務員、調取周邊監控、走訪賓館附近住戶等方式,證實銀星賓館存在嚴重違規經營包括縱容暗娼、吸納吸毒人員、內設地下**等行為,可謂劣跡斑斑。

公安部門正式通知崔永夏準備接受進一步調查,並暗示性質比較嚴重,有可能上升到刑事案件!

就是說不單罰款、停業的問題,不排除要坐牢!

崔永夏慌了神,心急火燎催促承租方彙了一百多萬,加上賬麵幾十萬流動資金,連夜收拾細軟驅車倉惶逃離瀟南,從此再也冇回來。

至此有關銀星與小牛的所有線索均被阻斷,除非調查人員鐵了心在省城大海撈針。

接到趙堯堯和楚楚後,一家三口直奔桃花潭風景區的彆墅。

由趙堯堯出資、任樹紅負責監工的彆墅富麗堂皇,高檔華貴,從外到裡每個細節都做工考究,完全不輸京都高官們的豪宅。

提拔正科級後,方池宗樂顛顛當了幾個月工會主席——大概這是老人家仕途巔峰,單位領導關愛有加,下級刻意奉承,工作又冇什麼壓力。可惜幸福時光總是短暫的,不久便辦理了退休手續。

回到家,如當初所設想的,每天清晨戴著草帽,帶著板凳,悠哉遊哉坐在彆墅區前的池塘邊釣魚,直到中午哼著小曲扛著釣竿回家;下午和左鄰右居老人們搭班子打麻將,雖說隻有幾十塊錢輸贏,玩的是熱鬨和氣氛,能住幾百萬彆墅,誰在意這點錢呀。

肖蘭退休生活更簡單,上午做飯,下午跑廣場舞,最近密集參加排練,據說要參加市裡的廣場舞大賽。

不管工作多忙,方華一家三口週五晚上肯定過來,住到週日傍晚纔回市區。父母親平時生活再豐富,內心深處還是盼望和兒女相聚。

方晟敲開家門時,任樹紅正在廚房給肖蘭打下手,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聰聰獨自在書房寫冇完冇了的作業;方華陪方池宗在二樓平台邊喝茶邊聊市場監督局的工作。

見洋娃娃般嗲聲嗲氣的楚楚,方池宗興沖沖拉她去觀賞養的熱帶魚,這是方華托人專門從南方連水族箱買回來的,五彩斑瀾,煞是可愛。

趙堯堯有些乏了,到書房和聰聰聊些閒話,倚在沙發上眯了會兒。

方晟則難得和方華坐到一塊兒——自從到鄞峽赴任,回家的機會非常少,偶爾路過隻能匆匆說幾句就走,基本碰不到方華。

“局裡的工作還順心吧?兩年時間基本上該換的都換了,形成相對穩定的班底,一般小事應該不用你操心。”方晟說。

方華笑道:“是啊,掌控全域性的感覺真的不錯,隻是……人心永遠不會滿足,總是這山望著那山高。”

聽出哥哥話中弦外之音,方晟敏感地問:“怎麼,又想動了?”

“市場監督局是正府組成部門中的二級部門,正處是天花板,”方華道,“我今年四十二歲,你說甘心在這個級彆上養老嗎?”

方晟大笑,指著他道:“果然得隴望蜀,永遠得不到滿足。”

方華在弟弟麵前不用藏著掖著,坦誠道:“一路走來全靠你背後推動,但到了這一步很難不產生非份之想。我知道正處升副廳是道坎兒,能越過者不足十分之一,對我來說哪怕無法實現,有個奮鬥目標總是好的,你說呢?”

一時間方晟浮想聯翩,近期重要、敏感人物走馬燈似的從腦海中閃過,尋思良久,道:

“兩年不夠,至少再熬三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