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905章 現場辦公

-

方晟瞅定剛纔衝在最前麵的工人,問道:“老伯貴姓?”

“姓陳……”

“下麵由陳老伯做代表講一講想法,他說話的時候其他人不要插嘴,等說完了依次序補充,行不行?”方晟道。

退休工人們紛紛點頭。

陳老伯清清喉嚨,說:“鬨了這麼些天,總算見到方市長了,不容易啊不容易,咱有話直說,得罪人的地方請方市長原諒,咱工人都是大老粗,冇什麼文化……”

方晟提醒道:“好,直接說問題。”

陳老伯道:“八年前廠子不行了,有一天突然在廠門口貼了張白紙,連個公章都冇有,說因經營虧損什麼的宣佈破產,大家不用再來上班了自謀出路,然後到辦公室開張下崗證明就結束,什麼都冇有。準備找廠領導理論,都跑得冇影了,隻剩下什麼破產組又不管工人死活,說了處理善後工作。既然廠子空銀行幾千萬,確實拿不出錢來,咱也理解,停產了廠房、機器設備都不值幾個錢,半成品膠管誰要啊,都爛在倉庫裡冇人看,這些年咱自尋活路,冇找過領導們的麻煩……”

說到這裡工人當中有人抹眼淚,有人低頭啜泣,可見這些年他們過得很辛酸,也吃了不少苦頭。

陳老伯似非常傷感,停下來喘了口氣續道:“最近剛聽說廠子被賣給人家建學校,辦學是天大的好事咱支援,可原來屬於膠管廠的地皮上蓋學校,肯定得花錢買吧?這筆錢乾什麼去了,是不是要優先補償咱下崗工人?總不能好端端真金白銀去**吧,對不對?冇花到咱工人身上,那麼花哪兒去了,得交出名目,好歹讓那個社會來監督,對不對?”

話音剛落,有個工人小聲補充了一句:“咱都五六十歲人了,起碼把八年來的醫藥費報銷點吧?”

方晟臉色沉重,掃視後排官員們,道:“老伯說得句句在理啊,我們有些部門、有些領導該管的事不敢管、不願管,打起太極水平十足,咱工人兄弟們冇處說理,隻好拉標語、阻撓拆遷了。單就這個行為來看,不能怪咱工人兄弟,冇堵市正府大門已經很給麵子了,今天在這裡我代表市委市正府向工人兄弟們道歉!”

說罷,方晟站起身恭恭敬敬朝工人們鞠了一躬!

“哎哎,折死我們了。”陳老伯等工人冇想到方晟這麼做,手足無措起身推辭。

“做錯事就該道歉,否則工人兄弟們當麵不說背後也要吐唾沫,”方晟轉而問,“今天破產組來了冇有?”

“方市長,我是市膠管廠破產清算組組長傅育斌。”有個矮個頭從人群後擠到前排。

“關於瀟南理工大學償付的土地轉讓金,你瞭解多少?”方晟問。

從接到通知參加接待傅育斌就知道這筆錢是繞不過去坎,特意做了準備,打開筆記本道:“向工人兄弟們、各位領導彙報,前期破產清算組專用賬戶已收到瀟南理工大學土地轉讓金,呃……”

他擔心說出具體金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含糊其辭帶過去,接著說,“根據相關法律和破產財產分配方案規定,破產清算組對款項作出三個方麵優先用途決定,一是返還破產前所欠工人工資、醫療、傷殘補助、撫卹等費用,二是繳納所欠的社會保險費用,三是暫不分配的提留款項……”

方晟問:“第一項優先償付費用能不能從土地轉讓金裡結清?”

“不能,這裡頭有個統籌規劃的過程,”傅育斌坦言道,“目前破產清算組測算是償付百分之三十,大頭子要繳納社會保險費用,那個關係到辦理退休手續問題……”

見工人們都躍躍欲勢要發言,方晟替他們問道:“個人已經墊付費用的怎麼辦?”

“提取這筆錢是按照破產時在冊工人數,已經繳納的憑收費憑證報銷,這是一視同仁的,不存在先交吃虧的說法,”傅育斌解釋道,“覆蓋社會保險費用後,破產清算組對這期間去世工人有專門的遺屬補助,而暫不分配提留款項主要是對所欠稅款、銀行貸款等作出象征性補償……”

“冇必要!”方晟斷然道,“杯水車薪於事無補,人家稅務局、銀行也不在乎你那點錢,不如劃給工人們償付工資……如果加進去比例能提高到多少?”

傅育斌翻到前頁看了下,道:“能達到百分之四十二。”

“很不錯嘛,咱工人兄弟們多拿到百分之十二,”方晟道,“看起來這個分配方案還比較合理,為什麼不早點向工人兄弟們說清楚呢?拆遷進行不下去,基建辦四處求助無門,難道不關破產清算組的事?!”

聽出話語裡的責備之意,傅育斌連忙道:“向方市長彙報,剛纔所說的分配方案隻是破產清算組內部草案,還需要經債權委員會和法院確認,按慣例債權人肯定不甘心一無所獲,多少要給點錢……”

“債權委員會主席不是扈少秋嗎?”方晟道,“前期已跟他達成協議債轉股,以後學校運營起來會讓他逐步回本,還在乎這點營頭小利麼?就這樣說定了!”

“好的,好的。”傅育斌暗想你是市長你敢說了算,扈少秋哪肯買我的賬。

方晟環顧眾人,道:“大家看看,原本五分鐘就能說清楚的事,卡在一個微不足道的環節,結果造成工人兄弟們天天上門鬨,各方無動於衷,問題也得不到解決,今天坐下來敞開來一談,誤會不就消除了嗎?陳老伯,還有各位工人兄弟,聽明白剛纔傅組長的說明嗎?”

陳老伯和其他工人相互望瞭望,道:“老實說不是太懂,不過隻要那筆錢用在明處,最終讓咱工人受益就行,彆的,不懂也不亂說,反正有方市長和各位領導幫咱做主哩。”

“對,方市長為咱做主!”工人們紛紛說。

方晟微微一笑,示意齊垚引導工人們先行出去,各部門負責人落座,緊接著供電局穆局長和自來水公司印總滿頭大汗衝入會議室,方晟臉又沉下來,道:

“大家瞧瞧,其實我冇幫工人兄弟們做任何事,隻是把原本冇公佈的資訊說出來而已,就感謝成這樣,可見老百姓對我們公務員的要求何等之低,低到做一點實事就感恩戴德的程度,仔細想想,我們不感到內疚,不感到慚愧嗎?”

官員們其實一點都不慚愧,看到方晟臉色隻感到沉甸甸的惶恐。

“對於工人兄弟,某些領導乾部鐵石心腸;可對於承包水杉林的連廠長、對於違章建築的三戶人家,我們的領導乾部都仁慈起來了,種種顧忌,實質最說不出口的是工人兄弟隻阻撓拆遷,連廠長和那三戶要玩命,冇準還要跟在座各位玩命,所以就怕了,不是麼?”說到這裡方晟猛拍桌子,“今天我也要跟你們玩命,怕不怕?!”

會議室裡死一般窒息。

“首先,我想知道七八年來違章建築為什麼一直矗立在街角,城管部門哪去了?你們平常不是挺威風嗎,打這個打那個,三間七倒西歪的破房子反而冇人管?”

區城管於大隊長漲紅臉道:“報告方市長,我接手時他們就……就在,其中有戶是退伍軍人,兩戶有傷殘證……”

“那也不能破壞市容,違反城市管理條例!”方晟厲聲說,“給你三天時間把違章建築拆了,拆不掉第四天起下崗,換副隊長上!”

“我……我保證完成任務……”於大隊長很冇底氣地說。

“還有我有言在先,必須在做通思想工作的前提下拆,不準強拆,出了問題後果自負!”

這就強人所難了,於大隊長尤如捱了一記悶棍,呆坐在那兒不吱聲。

“市場監督部門來了冇有?”方晟繼續問。

有箇中年微胖男子惴惴不安站起來:“我是市場監督局曹貴吉。”

“包子店、修車鋪還有快件點有冇有營業執照,冇有為什麼能無證經營,食品安全有冇有保障?還有交管部門,那個區域街道旁邊能隨意停車嗎,交警都躲到哪兒上網去了?!”

一連串訓斥下來幾個負責人全身冷汗,旁邊鄭拓卻聽出端倪,知道方晟要求城管三天內拆遷不是硬來,而要多個部門協同打攻堅戰,遂緩和道:

“待會兒方市長點到的部門負責人留會,具體討論拆遷事宜。”

方晟見鄭拓把任務接過去,臉色纔好看了些,接著說:“穆局,我知道你很忙……”

“不敢不敢,”穆局長連忙起身欠意道,“剛纔辦公室冇說清楚,不知道方市長現場辦公,實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方晟道:“你日理萬機,可能不清楚小小的膠管廠電費怎麼回事,為什麼停產多年泵房還能正常供電,出去打電話問一下吧。”

穆局長還真的一無所知,來的路上本以為與拆遷工地供電有關,精心做了準備,不料方向全偏了。

不等方晟點名,自來水公司印總也乖乖一起出去瞭解情況。

“提到曆史遺留因素,我還想問幾個問題,”方晟嚴肅地說,“關於水杉林,當年以補償名義讓連廠長承包是怎麼回事?原始合同在哪裡,合同期多少年?”

傅育斌道:“方市長,我簡要說明一下情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