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954章 代理主持

-

精明如郜更躍何嘗看不出方晟剝離三產業務的動機,但形勢所迫,根本容不得自己討價還價!

一條路是開臨時股東大會,雙方撕破臉皮,雖慫恿工人們鬨事出了口惡氣卻一無所獲,讓盧勝國繼續執掌國騰油化,自己繼續生悶氣;

一條路是放棄三產業務,暫時奪回油化業務控製權,再過幾年實實在在一把手的癮——另外他清楚儘管吳鬱明要為張榮自殺事件負責,下場好不到哪裡,但目前還是市委書記,把市委書記請來的盧勝國趕跑也不現實,總得給人家出路。

退一步海闊天空。

經過幾輪談判郜更躍接受了華葉柳的建議:撤回臨時股東大會動議;剝離三產業務由盧勝國負責;在國騰油化內部招聘油化公司總經理。

盧勝國擔任新成立的三產公司總經理後,冇有郜更躍喋喋不休,冇有一幫集團舊將指手劃腳,改革步伐更快。按不同業務類型進行部門承包,績效單獨覈算,費用切塊承包,鼓勵員工自己養活自己,並明言連續兩年虧損將裁掉該部門!

為加強各部門考覈管理,盧勝國鼓勵他們引入外資、轉讓股份,以控製權換經營權,增加資金投入激發企業活力。

郜更躍雖嫌盧勝國做得過分,卻分身乏術,油化那攤子已夠他忙乎,加上分立兩個公司後很多操作被切斷了,縱使有心幫一把也鞭長莫及。

不得不承認方晟的心計的確高明,總能打到自己的軟肋。

過了兩週,吳鬱明終於到鄞峽露了下麵,精神很不好——方晟也聽說最高層認為張榮自殺本質不是抑鬱,而是受重重政績壓力所困,萬一這個結論,對吳鬱明的打擊將是致命的。

陳皎那邊雖然答應幫忙,卻隱約暗示父親說話反而不如以前管用,既有如今不分管組織工作的原因,也有種種複雜原因和自身處境。

於家、吳家、宋家、詹家等京都傳統家族聯合施壓,說動了不少老同誌出麵相挺,包括幾位沿海派前輩,最高層不為所動至今冇有鬆口跡象。

吳鬱明卡在中間進退兩難。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連鄞峽老百姓都知道市委書記十有**乾不下去了,威信掃地,如何主持全麵工作,如何掌控常委會?

與其被冷落和奚落,不如主動放棄。

吳鬱明召集有史以來最短的市委常委會,時間隻有五分鐘,內容隻有一個。

“鑒於本人健康狀況,需要在京都進行治療,經向省領導請示決定,我不在鄞峽期間由方市長代理市委市正府全麵工作,主持常委會等日常管理和重大事項決策,無須向我彙報。”吳鬱明簡潔地說。

會議室鴉雀無聲。

情況特殊,常委們冇法表態,事實上所有人都不願麵對這個結果。對本土派和成槿芳來說,方晟大權獨攬是非常可怕的局麵;對方晟來說,名不正言不順,隻能做“看守內閣”。

散會後方晟主動留了下來。

不等詢問,吳鬱明介紹了京都那邊的局勢,不消說悲觀居多:最高層遲遲不鬆口;中組部、中紀委左右為難;傳統家族勢力已設法將此事上升到“基層工作難做”的問題,多少引起各省市大員們不滿。

“抗議浪潮升高對我來說反而不是好事,最高層更將遷怒於我,不肯高抬貴手,”吳鬱明苦笑道,“這期間拜托老弟做幾件事,算是前期有個了結。一是五個億地方債,今年財政收入走勢良好,經濟指標較去年會有大幅提高,不妨先消化掉一到兩個億,免得後期增速放緩後還款壓力太大;二是撤區建區問題,唉,一切禍患的根源,目前看是搞不下去了,麻煩老弟做好安撫和解釋工作,穩定乾部群眾情緒,不要把事端擴大化;三是《大深峽》劇組拍攝,前兩天還打電話給我說資金枯竭,無力維繼,已經幾百萬砸下去了總不能無疾而終吧?老弟幫我想想主意,宣傳部不好出財政擠點,財政不行找企業拉讚助,無論如何確保劇組殺青,行不?”

三點正治遺願,這是關門打掃準備離開鄞峽的節奏啊!方晟心裡沉甸甸滿不是滋味。

經曆灰溜溜離開江業,方晟很理解吳鬱明此時的辛酸和無奈,一個月前還獨攬大權頤指氣使,轉眼間成了過街老鼠,為官者不易啊!

“儘量努力,不辜負鬱明的囑托。”方晟說。

簡單收拾東西後,吳鬱明冇在食堂吃飯就驅車離開。

下午,方晟率市領導班子到鄞山經濟開發區視察,與於東俊為首的開發區領導親切交談。

在充分肯定開發區經濟社會發展及重大項目建設取得的成績後,方晟指出,鄞山要立足開發區優惠政策、結合地理優勢、環境優搞創新;要站在新的起點,開發區要咬定目標,緊抓當前,謀劃明年,繼續保持良好的工作推進態勢,爭做全市高質量跨越發展的先行軍!

方晟還指出,開發區要找準與兄弟縣區的差距和不足,強化運行監測、壓實工作責任,有的放矢地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同時要抓好矛盾化解、要素供給、政策落實和服務保障,做大做強主導產業,聚焦大項目,提升集聚度,深入推進“二次創業”,充分彰顯發展特色;要做好二次規劃,科學佈局生產生活生態空間,進一步深化產城融合、提升發展水平,把高質量發展和跨越發展結合起來,努力為全市進位爭先多作貢獻。

聽話聽音,開發區領導乾部們察覺市長弦外之音就是取消撤區設區,讓乾部群眾安心工作!

包括於東俊在內所有人都鬆了口氣,於東俊代表開發區表態立即貫徹方市長指示精神,齊心協力,奮勇爭先,下半年打個漂亮的翻身仗,拿出靚麗的成績單向市委市正府彙報!

傍晚回到辦公室,卓偉宏已提前抵達等了近一個小時。

“風景區建設工程山腰到山頂的主乾道已修建完成,剩下工作就是沿途拓寬、平整和加固,”卓偉宏主動彙報道,“接下來還有三個小項目,分彆是打通一線天山梁、貫穿兩個湖泊形成高低觀賞湖、沿山腰修建觀光木棧道,投資額大概為兩千六百萬……”

方晟擺擺手打斷道:“總投資呢?”

“說出來方市長可能要嚇一跳,”卓偉宏笑道,“不算三個小項目已達一點九個億,算上的話就超兩億了,當然回報率還是可觀的……”

“《大深峽》劇組缺錢,你看看采取什麼辦法拉一把。財政不可能出錢,宣傳部被中紀委查得心驚膽寒,隻能走企業讚助的路子,不過要避免日後被順杆子查到自身,得有個萬全之策。”

卓偉宏長長沉吟,道:“影片裡用了很多景區鏡頭,按說以工程商名義讚助說得通,但我前期參與拍賣地皮已引起非議,還是小心為妙。”

“對,偉宏考慮得很周到,我也擔心這個問題。”

“要完全隔離的話,我可以安排個小兄弟在山下開家超市,隻要在影片裡掃一下哪怕隻有半秒鐘,就能以廣告費名義讚助,跟您、跟我、跟景區、跟地方正府都沒關係,純粹的商業行為。”

方晟讚道:“不錯的主意!回頭你去安排,額度控製在三百萬之內,多了一分也不給!”

“好的。”

卓偉宏剛出辦公室,於道明打來電話,開宗明義道:

“吳鬱明最樂觀的結果也要調離鄞峽,恐怕要提前佈局迎接新的挑戰!”

方晟趕緊猛拍馬屁:“二叔真是高瞻遠矚,立足長遠,一秒鐘前我才琢磨這個問題,打算這兩天到省城向二叔彙報呢。”

“最近跟你老丈人彙報不少,都把二叔甩到一邊吧。”於道明酸溜溜道。

“哪裡哪裡,”方晟道,“老丈人表麵還衝在一線,其實閒了很多有時間聽我說廢話;二叔日理萬機處理全省事務,一個簽名落下去就是好幾億、幾十個億呐……”

“儘說虛偽的!”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明知方晟故意抬高自己,於道明還是陶陶然很舒服,“目前你那邊缺個副市長,另外梅秋快到年齡了,最好趁吳鬱明被架空、新市委書記冇到位前決定,把位置占滿囉。”

“沈高肯答應嗎?副市長也罷了,通常動到常委必須征求市委書記意見的。”

於道明笑道:“今天出席會議期間正好碰到沈高,我飄了一句,說市委書記不能正常履職更得配足配強領導班子,他覺得很有道理。”

“那我就不客氣了,”方晟咧嘴笑道,“副市長人選由二叔決定,省正府那邊想下基層鍛鍊的一大把,隨便挑個二叔鐘意的就行;梅秋的位置嘛,我推薦茅少峰!”

茅少峰原是銀山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為了替好友牛德貴平反四處奔走,雖然翻案成功但自己仕途遭到重挫,被調到市人大任常務副主任,閒置在那兒就等離休了。

方晟啟用他的用意一是討回說法,因為茅少峰主動出頭很大程度聽了方晟的話,做事要有始有終;二是讓茅少峰發揮餘熱,在鄞峽替自己頂一陣子。

於道明洞察方晟的想法,微微沉思,道:“茅少峰是肖挺任上被貶的,派係色彩很淡悲劇色彩挺濃,出於補償心理通過提名應無問題;關於副市長,你真的冇有想法?”

“一口氣任命兩名廳級乾部,您嘴再大也吃不下去,總得讓一個名額給彆人吧?”方晟笑道。

“去你的平衡!”於道明大笑道,“還冇怎地倒把沈高那套平衡論學個十足,也行,副市長不聽話你壓得住,弄個自說自劃的政法委書記,那就吃不消了。”

“二叔高明!”

方晟恰到好處捧了一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