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林楠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969章 專車風波

-

兩週後苗彰榮才召集常委們開會,第一次常委會就讓方晟碰了個不大不小的軟釘子。

“前段時間跟各位常委都聊過,檔案、資料、數據也看了不少,雖說頭一回坐到這兒已經很熟悉了,不必自我介紹,”苗彰榮微笑道,“咱們直接切入正題,談談三季度重點工作吧,簡明扼要,嗯……每個人發言不超過十分鐘。”

竇康、成槿芳等人如釋重負。

作為常委當中工作相對務虛的,每當談工作就有勉為其難之感。說吧,儘是零零碎碎的小事根本捧不上檯麵;不說吧,瞧瞧人家滔滔不絕好像自己啥都冇乾。

十分鐘是最恰當的,該說的正好說完。

按順序方晟先說。

幾乎不看材料,方晟信手拈來基礎數據、綜合分析、前瞻思路,一口氣說了七八分鐘後翻翻筆記,歉意道:

“還有六項工作呢,恐怕得拖兩三分鐘,我提高點速度。”

正府承擔絕大多數事務,管轄範圍千頭萬緒,以往少說也得個把鐘頭,今天迫於時間壓力已簡而又簡,這個要求合情合理。

未料苗彰榮還是微笑,道:“來不及的可以請大同市長繼續說嘛。”

方晟負責的事項怎會事先跟耿大同溝通?顯然苗彰榮明確拒絕了方晟,言下之意說不完就算,時間是限死的不準突破!

會議室氣氛頓時一僵,成槿芳率先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

方晟僅愣了半秒鐘,隨即笑道:“好,我把速度再加快些……剛纔兩句話不能算時間啊。”

眾常委均發出含混不清的笑聲。

說到差不多十分鐘,方晟軋然而止——他看出來了,苗彰榮根本不在意抓經濟,也冇心思聽工作重點,開這次常委會意在遏製自己的氣勢,提醒大家誰纔是鄞峽的老大!

有方晟教訓在前,接下來常委們都規規矩矩遵守時間限製,即便每次開會都抱怨“事多忙不過來”的慕達也卡在九分半鐘結束。

林楓、穆昌成、成槿芳等人乾脆說五六分鐘就以“不耽誤大家寶貴時間”為由交棒,一圈發言下來居然不到一個小時。

太反常了。彙報季度重點工作,哪怕鎮黨委會也得兩三個小時!

以往吳鬱明就特彆注重討論部署季度工作,聽得很仔細且不時提問,逼得本身不擅長經濟的耿大同都得提前做足功課,以免當場被窘。

方晟也喜歡通過常委會瞭解其他領域的工作開展情況,江業、順壩、紅河主持會議雖講究效率,但年度、季度會議的時間都拖得比較久。

顯然苗彰榮是另一種風格:我不過問你抓的工作,但我說的話你得聽!

果然最後苗彰榮發言時並冇有提綱挈領點出常委們彙報重點,而是花了很長篇幅強調執行力的問題,要求確立“結果導向”原則,形成領導班子的核心競爭力。

七扯八拉講了十五分鐘冇一句涉及當前工作,這又是釋發的另一個信號:領導班子裡隻有我享受特權,你們,說十分鐘就十分鐘,不準越池半步。

會後房朝陽繞到市長辦公室,氣憤憤說:“哪象市委書記,分明作威作福的土皇帝作風!還不如吳鬱明呢。”

“吳鬱明做事實在,是想把工作做好的,這傢夥不同,”方晟道,“對他來說市委書記到頂了,抓住機會多享受纔是真理,目標有差異,風格自然不一樣。”

“假如給咱們處處設限、束縛腳步,後麵工作可不好做啊。”房朝陽憂慮地說。

“還記得在黃海的時候嗎?”

“唔……”

房朝陽心有所悟。眼下局麵與當時何其相似,常委會裡有霸道精明的曾衛華,有咄咄逼人的於鐵涯、邱海波,還有不甘失敗的本土派,方晟等人沉住氣小心周旋,最終將對手一一擊敗!

方晟道:“新官上任三把火,打一下、壓一把很正常,不能讓市長搶書記的風頭嘛,我得配合把戲演好,重點是觀察他下一步乾啥。”

“如果爭權奪利,跟他狠狠乾一架;如果想多撈點油水,那就全力配合。”

“我的感覺是……”

方晟沉吟片刻,轉而說,“吳鬱明臨走前寫了市委那邊幾個名字,有機會關心一下,畢竟跟了他一年多,人總是感情動物啊。”

“一朝天子一朝臣,小範圍換血在所難免,到時充實到招商局等一線部門去……”

“招商局?”方晟搖搖頭,“估計這傢夥不樂意兼招商領導小組組長,他撂擔子我也不好意思賴著,最終結局是撤銷領導小組,大幅削減招商局業務範圍,以後不是展現個人能力的平台了。”

“那……雨佳就要受委屈了……”

“回頭再想辦法,放眼雙江全日製博士的領導乾部有幾人?雨佳要放到更重要崗位上錘鍊……”

房朝陽心領神會點點頭。

與方晟所料一致,隔了幾天苗彰榮下令統計市委書記兼任的各種頭銜,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不算各類繁多的榮譽會長、榮譽主席,單各種名目的領導小組組長居然有47個!

苗彰榮拿鉛筆圈了京都、省委兩級紅頭檔案明確要求兼任的八個,其它一律清理,或換人兼任,或索性撤銷!

成槿芳早就恨透了淩駕於市直部門的招商局,藉機把招商領導小組列入撤銷行列。

撤銷決定的檔案流轉到方晟手裡,他冇吭聲直接簽同意。

書記市長親密無間攜手合作的黃金時期已一去不複返,必須建立起新型、不同於過去任何時期的合作模式,繼續讓鄞峽經濟狂奔在發展大道上!

衝突似乎不可避免。

苗彰榮第一把火就瞄準去年吳鬱明上任後燒的第一把火,關於機關公務用車問題。

吳鬱明采取至今還領先雙江的激進的公務用車改革措施,即一刀切砍掉所有機關公務用車,車貼直接打入個人工資賬戶,省內交通費用自理,出省按實列支。

考慮到個彆單位出差頻繁,費用較高的情況,方晟默許出市費用按實列支、市內費用自理的做法。

實際操作中的確存在一些不合理現象:碰到需要用車的時候,領導乾部能推就推,層層推卸的結果是辦事員成天跑腿,又累又花錢;推不掉的活動領導乾部往往叫下級開車送,變相轉移負擔;此外各單位變著法子處理油票,無形增加企業負擔;加油站不得不與酒店、商場等協作開票,因為油票越來越難報銷……

一直以來方晟也在思考是不是學習銀山等市的做法,市直機關設立公車平台,對於中長途用車逐級批準後予以使用,短途如果裡程數達到一定標準也酌情批準,這樣能解決機關辦事員不堪重負的油費壓力。

苗彰榮的決定簡單而粗暴,直接要求成槿芳給自己配備專車,“這輛車就歸我,其他人我不管!”

因為他每逢週五下午必定回省城,週一上午才姍姍來遲,冇專車接送當然不行。

成槿芳雖然無腦,一碗水要端平的道理還是懂的,書記配了市長怎能不配?書記市長都配,其他常委咋辦?解決常委的用車,副市長呢?還有人大政協那些個享受副廳待遇的老乾部……

車改,難就難在這裡,牽一髮而動全身。

何況成槿芳手裡冇有財權,買車要向機關事務管理局和財政局申報,層層審批後抄列計劃方能采購;配備專職駕駛員則要與編辦商量增加編製,去年方晟要求凍結駕駛員的行政附屬編製,今後隻減不增。

成槿芳私下與分管財政的耿大同協商,耿大同掂出其中份量,苦笑道書記第一次常委會就跟市長結梁子,你我躲得遠點彆攪和進去為好。再說配不配車是姓苗的一個人的事嗎?要麼都不配,要配一起配,憑什麼他吃獨食?

連耿大同都有這種想法,索性彆到方晟麵前碰壁,反正不是老孃的事兒!成槿芳將配車的事束之高閣。

過了兩天苗彰榮把成槿芳叫過去,滿臉不高興地問:

“專車的事怎麼冇動靜?改革機關作風、提高辦事效率要從咱們自身做起!”

成槿芳“哎喲”扭了下腰,用誇張的語氣說:“我正想向苗書記彙報呢,為專車跑好幾天了,現在情況有點複雜……最麻煩的是鄞峽市直機關被省裡樹立為‘無公車示範點’,隔段時間就有兄弟市區來學習取經……”

“可以掛靠到企業嘛,一輛車能有多大動靜?”

“問題是林部長、茅主任還有盛市長等等,家都在省城,要是他們也要求配專車我……我冇辦法回答呀苗書記,”成槿芳還算聰明故意不提方晟,“去年車改說的是一刀切,斬草除根不留餘地,就是防止……”

苗彰榮臉沉得快要掛下來:“去傳達我的話,現在我要求配輛專車用於工作,除此之外任何人要配必須經我同意!”

“好,好好好。”成槿芳一疊聲答應。

為防止受夾板氣,成槿芳特意拉著耿大同一起去市長辦公室,鸚鵡學舌般複述了苗彰榮的原話。

方晟聽罷失笑道:“批準買車是大同市長的職責範圍啊,哦,苗書記原來也分管財政……”點到為止隨即說,“苗書記是奔五的人了,眼力、反應肯定不如年輕人利索,配專車情有可緣嘛,早就該配!秘書長失職啊,要嚴肅批評。”

啊,方晟竟是這個態度?

成槿芳狐疑地瞟了下耿大同,問道:“買車好辦,大同一個條子的事兒;駕駛員編製呢?其他常委、廳級領導乾部呢?撤掉的公車平台要不要恢複?”

方晟正色道:“按苗書記指示,駕駛員和車輛掛靠企業,特事特辦僅此一例;其他常委都向我看齊,我不配誰都彆想配!”

“呃……好吧……”

本想挑唆一番然後坐山觀虎鬥,誰知方晟態度意想不到地隨和,最後還叮囑耿大同彆捨不得花錢,車子的檔次不能低免得苗書記不高興。

“這小子到底揣什麼壞心眼?”出門後成槿芳疑惑地問。

耿大同聳聳肩,一言不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